四囍

驰隙流年,恍如一瞬星霜换。
双白(IEI)/百合/随笔

一支兰州番外篇之记得那时年纪小 【IEI 校园AU】【ooc 甜】

一支兰州番外篇之记得那时年纪小(一)


和暑假相比,易恩和马振桓还是更喜欢寒假多一些。
寒冬里的北国,天寒地冻河套结冰。虽寒冷,却由此衍生出了多种北方特有的冬日游戏。
抽冰嘎,拉爬犁,冰滑梯...大人小孩全都玩的不亦乐乎。
每当寒假来临,马振桓总是早早的收拾好行李跟着易恩去乡下的易恩姥姥家过假期。
马振桓小时候性子就非常温柔,乖乖巧巧懂礼貌,深得长辈欢心,被夸赞了就抿着嘴温柔的笑,非常标准的传说中的别人家孩子。而易恩性格就相对跳脱一些,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就是对他最好的形容。
到了姥姥家后,姥姥天天换着样的给两个小屁孩做吃的。锅包肉,煎豆包,烧排骨,猫耳汤...每次吃完饭后还笑眯眯的问小小马下一顿想吃什么她好做。易恩在一旁用筷子一下又一下扒拉着碗,可姥姥连个眼神都不给他。
更过分的是,姥爷竟然把给他们两个做的爬犁漆上了马振桓喜欢的颜色。
究竟谁才是你们的亲外孙哟!易恩委屈,但他不说。

又一个午饭后,姥姥再次问马振桓想吃什么的时候,坐在一旁的易恩漆黑的眼睛滴溜滴溜转,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

午休后,两个小孩来到大河上拉爬犁玩。
河水结成了厚实的冰,易恩和马振桓找了一块没有积雪的地方,撒了欢的你拉我一次我拉你一次在冰面上来回跑。
冰面光洁如镜,有雪末扬在上面更是像脚底涂了猪油。易恩拉着马振桓一步一滑,一个不小心栽倒在冰面。 马振桓坐在爬犁上身子一歪一头扎进一旁的雪堆里,雪顺着棉衣领子灌了进去,瞬间结成一个个的冰碴子,马振桓打了个寒颤,感受到了所谓的透心凉,连灵魂都受到了激荡。
他爬起来扫了扫身上的雪,一抬眼,茫茫冰面之上瞧不见易恩的身影。
“易~恩~”
没有任何回应,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声。
“易~恩~易popo~”
落在枝桠上的鸟哇哇叫了两声,算是回应他。
马振桓茫然的在冰面上找了易恩一圈又一圈,苦寻无果,毅然掉头回了姥姥家。
到家之后也依旧不见易恩的身影,马振桓心里着急就去找姥姥说这件事,姥姥揉揉他的小脑袋告诉他不用管易恩,易恩皮实,等到晚饭时间保准就回来了。
在马振桓悬着心啃完了两个冻梨和一串糖葫芦后,天色渐渐转暗,易恩依旧没回来。
姥姥也有些坐不住了,发动全家出去找易恩。
留在家里的马振桓在土炕上滚了一圈又一圈,心里那叫一个急。在他滚了九九八十一圈之后,听到了大门的响动。
连鞋都来不急穿,他赤着脚跑下地,就看到易恩歪在二姨的肩上,一张小脸煞白,正刺溜刺溜的往回吸鼻涕。
“你跑到哪里去了!!!会让人担心的不知道嘛!!!”小马振桓秀气的眉头一皱,心里很气。
“我...我哪里都没去...就是藏起来了你...你没...没看到我而已…”易恩用力的吸了吸鼻子,以防鼻涕流进嘴里。

原来,易恩只是想吓吓马振桓,谁让姥姥姥爷都围着马振桓转呢,他其实根本没走远,只是躲在不远处的杂草堆里观望一脸茫然的马振桓,内心暗暗窃喜。
只不过他没想到马振桓找不见他就先回去了,更没想到自己舒服的窝在杂草堆里竟然...睡着了…

得知了事情来龙去脉的马振桓既愧疚又生气。愧疚自己怎么没多找找这只蠢货,气在易恩竟然敢把他丢在雪地里,当然生气要多一些~
最后他一面骂着易恩活该,却还是拿出纸巾给易恩擦了鼻子。

不过呢,据说易恩的鼻子被擦破了皮,一周多的时间才好呢~



一支兰州番外篇之记得那时年纪小(二)


盛夏,正午时分,阳光毒辣。
知了懒得叫了,平日里咯咯叫的小母鸡也躲回了鸡架,大黄狗趴在阴凉处吐着舌头眼神迷离。
此时,易恩坐在自家小板凳上,捧着半个西瓜,吹着风扇,再惬意不过的小生活,他却郁闷的直撇嘴。
马振桓坐在他对面,一口接一口的挖着西瓜。他仿佛听见了西瓜在马振桓口中碎开,迸出鲜甜甘美汁水的声音,而他却只有干瞪眼的份。
咔嚓...咔嚓...咔嚓...
易恩喉结滚动,费力的吞了一大口口水。
恰逢暑假,每天下午三点他和马振桓都要去少年宫学习。马振桓学小提琴,他学跆拳道。
前几日练功时,他看其他小伙伴后空翻翻得那叫一个风生水起,一时间心痒难耐,模仿着小伙伴的动作雀雀欲试,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没能力做后空翻。
正所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他以一个优美姿势跳跃,在一个来不及思考的功夫里完美落地,摔了个狗吃屎。只听咔吧一声,他摔断了胳膊。
厚重的石膏包裹着他的右小臂,易恩觉得在石膏包裹下的皮肤潮湿得都能长出蘑菇来。最可恨的是,马振桓竟然在他的石膏上画了一只硕大无比的猪头。边画边笑,连连感叹自己画的易恩真是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男子汉大丈夫,易恩忍了。
而此时,他看着埋头吃的欢畅的马振桓,丝毫没有理他的意思。自己便试图用左手挖西瓜,可惜刚刚送到嘴边,手一抖,鲜红的瓜瓤落到了地上。
可马振桓依旧没有理他。
打击报复!绝对的打击报复!马振桓绝对是在报复自己小时候把他丢在雪地里。
易恩撇撇嘴,委屈的能掐出水来。
大丈夫不为五斗米折腰!但为了西瓜!没什么不可以!
易恩深深吸气,用没打石膏的左手做了个气沉丹田的动作。
“马马哥...给我口西瓜吃呗!”
要多谄媚就多谄媚。
马振桓听了他的话,把几近埋在西中的脑袋抬起,默默的盯着易恩看了一会儿。一言不发的...走开了...
郁闷升级,委屈升级。断了胳膊,脖子上挂着红绳的易恩憋憋嘴,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眼泪珠子啪嗒啪嗒的滚了下来。
马振桓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抽一抽,哭的甚是欢快的易恩,鼻涕都要落到嘴里了也不知道擦。
“真没出息!别哭了!”
沉浸在我好悲伤我好难过马振桓竟然不理睬我世界里的易恩听到声音猛的抬头。
就看到马振桓捧着个西瓜块堆得小山高的大白瓷碗,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一支兰州番外篇之记得那时年纪小(三)


马振桓是偏瘦体质,这一点从小就看出来了。
幼稚园时期的马振桓小胳膊小细腿,活脱脱一根行走的绿豆芽。外加早产力气小还有一点点的婴儿肥,任凭是谁看了都想捏两下。
马振桓和易恩在一个幼稚园,易恩小时候生得比同龄的小孩子都要壮实一些。平日里有易恩“罩着”,那些想欺负马振桓的熊孩子只能乖乖待着,易恩一不在,麻烦就来了。
这天,易恩请假没来。马振桓先是被邻桌小男生抢走了漫画书,接着又被抢走了妈妈准备的大苹果和猫耳朵。
马振桓从小接受的教育告诉他,为人要有风度。
你和我抢,我让你三分又如何?马振桓瞥了一眼邻桌小男生一副我懒得和你计较的表情。
小男生见马振桓没啥反应,更加得寸进尺,小爪子伸向了马振桓24色的水彩笔。要知道在那个年代在他们的那个年纪,一份24色水彩笔不亚于当今的爱疯。更何况,那时马振桓妈妈送他的生日礼物。
是可忍孰不可忍,马振桓从小接受的教育还告诉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于是乎,马振桓小朋友手脚并用和邻桌小男生扭成一团。
马振桓乖巧的小偏分乱了,衣服扣子被揪掉了一颗,手背还被挠出了血。然而小男孩也没好哪儿去,黑色灯芯绒小背带裤上沾满了马振桓的灰色脚印,白衬衫的小翻领也被扯歪了。
老师及时出面调解,两个小孩表面和和气气和解,老师走后,朝着对方各种鬼脸白眼。
很显然,和解协议并未达成。

午休过后的游戏时间,马振桓乖乖巧巧的排队等着荡秋千。好不容易轮到他,他晃荡着小腿还没来得及荡起来,就被一股大力推了下去。
摔在地上的马振桓小朋友有些懵,他爬起来看到邻桌小男生坐在秋千上耀武扬威的看着他,撇撇嘴,一瘸一拐的回教室了。
一回教室就把小男生的作业本撕个稀巴烂,朗朗晴日,飘起了漫天飞舞的纸片雪。

第二天,易恩来幼稚园看到了膝盖胳膊上都贴着纱布的马振桓。易恩从另一个同学那里得知了事情的原委,拍了拍小男生的肩膀,冲他贼贼一笑。

等又到了下午的游戏时间,小孩子们都在院子里玩。易恩趁着没人注意的空档,抓起地上的小石头,二话不说就朝小男生头上砸去,用足了了劲儿。
小男生一愣,哭着向易恩冲去,两个力量不相上下的小孩缠成了一个球。最后小男生头上鼓起一个包,易恩脸上也挂了彩。

晚上放学,马振桓小心翼翼的吹了吹易小恩脸上的伤口。
易小流氓摆出一个帅气的pose说不疼不疼,你要实在过意不去就亲小爷一口吧。

小马振桓关切的目光淡了下来,面色发冷,转身就是一个旋风踢。

沉浸在你快来亲我呀世界里的易小恩猝不及防的被踢倒在地。
他眨巴眨巴眼睛,看着马振桓远去的背影,憋了憋嘴。

唉....真是委屈....




评论 ( 8 )
热度 ( 37 )

© 四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