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囍

驰隙流年,恍如一瞬星霜换。
双白(IEI)/百合/随笔

旧时月 【双白】



秋色七分化愁 三分酿酒
和着往事一饮入喉
梦外一盏灯烬 梦里白首
许我此间 一刻思旧
———————小千 《故时月色》




一场秋雨来得缠绵而冷冽。
郡城的茶楼里坐满了为躲避这场秋雨而前来听书的人。这次讲的,是早在十多年前被灭的天玑国的旧事。
“要讲这天玑国还要从钧天329年的钧天四国天权、天璇、天枢、天玑说起。天权地处西境......”

茶楼外秋雨阑珊,远山蒙上了淡淡的雾气。青石铺就的长街行人寥寥,不知谁家的孩童偷偷溜了出来,穿着肥大的蓑衣,赤着脚嚇嚇的踩着地上积水溅起水花朵朵,对面的酒肆升起了袅袅炊烟,叫花鸡的香气在整条街弥漫。倚窗而坐瞧着窗外蒙蒙烟雨出神的白衣人听见醒木一响,仰头饮尽坛中的酒。半晌,他丢下空了的酒坛,纵身一跃,消失在茫茫雨幕中。
他向来不信稗官野史的杜撰。只是这天玑国旧事他却着了魔般的听了不下百遍,说书人的字字句句宛如刻在了他心头,不经意间那些故国旧事便会溜进他的脑海。
曾有无数个夜晚,睡意朦胧之际他总会看到一方小小的庭院,晨光温柔,院子里的桃花开的绚烂,恰是春意浓烈之时。有白衣少年正在舞剑,剑光所及之处扫起盈盈的风。少年旁边站着一目不转睛长身玉立的青年,忽而剑光一闪,桃枝连带着簌簌飘落的桃花一同落在青年面前,青年受了惊吓脚下一软,跌倒在地。他刚想上前去探个究竟,就觉得身子一沉,陷入了黑暗。恍然中醒来,室内檀香缭绕烛火摇曳,半点不见桃花、庭院的影子,更不用提那对身着白衣的年轻人。每每这时,他都觉得大脑混混沌沌,心脏急促而剧烈的跳动,渐渐的便笼上一片茫然而模糊的疼痛。
这个场景数次出现在他的梦中,只是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反复陷于这梦境,更不清楚他的心痛是为了哪般。
“唉......”
白衣人一声长叹,笑着摇了摇头。罢了罢了,连前尘往事他都记不得了,又岂会沦陷于一个毫无头绪的梦境?
其实自己也不是全然忘了过往的,白衣人想。他隐约记得自己似乎是一个铸剑师,归隐在山林间,远离尘嚣,闲云野鹤。他还记得自己好像是和天玑国的上将军齐之侃一个姓,他从昏迷中醒来时手里一直紧紧握着一枚刻有“齐”字的腰牌,而在他昏迷中耳畔也的的确确总是回荡着“小齐,小齐”的呼唤,而他也正是靠着那一声接一声的呼唤才得以醒来。
十几年前,他遭了场劫难。幸运的是,他被人救下,用了千万种法子方保住了性命,只是醒来后,往事却如云烟般散在脑后。

雨渐渐停了,阳光穿透云层洒落下来。卖桂花糕的老者支起了摊子,绵软的香气混着雨后的湿冷之气引来了大群的孩童,梳着羊角辫的孩子接过用荷叶包裹着的冒着浓郁香气的桂花糕,一口咬下,烫得直跺脚,小伙伴过来了就掰下一大块,两个小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口吃掉桂花糕,拍拍残留在衣服上的渣子,笑着跑远。童谣声混着手腕上绑着的铃铛声洒了一地。
自封为小齐的白衣人怔怔的看着那些孩子跑远,脚步不自主的便落到了桂花糕的摊子前。
晶莹透白的软糕上洒了浓稠的桂花酱。小齐握着那软腾腾的桂花糕却迟迟不能下口,自心底蔓延开的绞痛叫他没来由的慌乱,一把低沉的嗓音随风飘飘渺渺的传入他的耳蜗……
岁岁年年,年年岁岁......
啪嗒一声,桂花糕掉落在地。

午夜山林,风声飒飒,月光也仿佛浸润了水色。
小齐单手拎着酒坛踉踉跄跄的走回他的小院,就瞧见一满脸胡须的男子坐在院里的石凳上,那男子正是救他之人。
“你...你来了……”小齐垂眸,扯出一个淡若轻烟的笑。
“蹇...小,小齐,我...”
“我累了,你回去吧!”

啪的一声,男子被关在门外。
烈酒入喉,心思百转千回,前尘过往翻涌成海……
“小齐......”
泪水顺着指缝滑落。他终于记起,记起了那个救了他的是遖宿王,记起了自己就是说书人口中天玑的亡国之君...而自认为的小齐,齐之侃,齐将军,却早已成为亡魂一缕.....
这世上,这天地间,再无他的小齐。
酒入愁肠,沾湿了白衣,当啷一声轻响,杯盏烛台打翻在侧。
蹇宾横卧在床榻之上,笑意蔓上了眼角。
朦胧中,他又瞧见了那将军府邸内,桃花开得正好,晨光铺散在整个院子,他的小齐在舞剑,双鬓虽已斑白,可风采神韵却不减当年。清风拂过,飘来幽幽茶香,他举杯轻啜,抬首就对上了灿若星河的笑....

钧天343年,遖宿一个郡的山林着了一场大火,大火足足烧了三天三夜,百年山林付之一炬。
据相传,那片山林曾是天玑国上将军齐之侃的隐居之地。









题目取自于刘禹锡的石头城,感觉整首诗都很符合天玑国破山河在的情感。煎饼的那个梦,是刺客中他去看小齐舞剑却终究没能喝上一杯小齐煎的茶,所以这就成了他的执念,以至于失忆后还念念不忘。而饼把自己当成小齐,是他潜意识里不想承认小齐已经离开,所以他便活成了小齐的样子。唤醒饼记忆的桂花糕则借用了@顾长歌 太太山海宴中藕粉桂花糖糕的梗。
至于最后的时间为什么是钧天343年,因为故事开始于钧天329年。剧中小葱十六岁,等到小葱病逝的时候还未行冠礼,也就不足二十岁。而最后一集中总撩与阿离下棋时提到数年前,那时间一定不是一两年,所以私认为是四年,也就是钧天333年,天玑灭了。而从钧天333年到343年,整整十年。十年生死两茫茫……













评论 ( 7 )
热度 ( 26 )

© 四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