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囍

驰隙流年,恍如一瞬星霜换。
双白(IEI)/百合/随笔

风与雪花知道番外篇之岁月迢迢(七)【IE 甜】




易恩和马振桓冷战已半月有余,这是他们有始以来冷战时长的最高纪录。
易恩早已记不清他们是因为什么而争吵,大概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这件小事并不能成为他们争吵的理由,只是横亘在他们之间的是太多小事的堆积,所以到最后这点微不足道也就比天还大。像是点了个哑雷,听不见声响,可威力一点不差。
冷战开始的几天,他们依旧同室而居同枕而眠。只是谁都不愿理睬谁,连一个眼神儿都嫌多。他们像两个幼稚的孩子,固执着谁都不肯退让一步。
后来,易恩接到了一个户外真人秀的录制邀请,他逃似的离开。
节目组邀请的嘉宾有不少是他的圈中好友,一大群年轻人闹闹吵吵,节目搞得风生水起,收视率噌噌上涨。
易恩同他们一起闹一起笑,可笑意总是浮在脸上,从未到达过眼底,他一点都不快乐。
在录制节目时,他看到新奇有趣的东西总是能想到马振桓。这个游戏有意思马振桓一定爱玩,这个小吃真美味马振桓应该爱吃,这儿的景色真美一定要和马振桓来玩...他想着想着思绪就飘远。马振桓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好好休息马振桓能不能照顾好自己,他前所未有的想念马振桓。思念马振桓暖暖的笑,思念马振桓傲娇的眼刀,思念一切有关马振桓的气息,他后悔了。他想打个电话问问马振桓好不好,可总是有一股无形的阻力,阻挡着他迈出这一步。
易恩时常会想,他和马振桓这样天差地别的两个人是如何走到一起的。他了解马振桓的喜好,知道马振桓中意的饮食,他总能get到马振桓的梗和笑点...似乎他是除了马振桓自己以外这个世上最懂马振桓的人。
他的确懂,可他也真的不懂。
马振桓内心的某个角落,任何人都走不进去,就算是他也窥探不得。他并非圣人,他也会累。
那马振桓呢?马振桓包容着自己的缺点脾气,学着去适应自己的喜好,愿意为自己去尝试从前不擅长的领域......马振桓,会更累吧……
易恩想维系在他和马振桓之间的,除了在爱的基础上的相互包容和理解以外还有些什么呢?似乎找不到了。
只是爱这回事,最深情难得也最寡淡凉薄,太虚无缥缈了,说出口来也是轻飘飘的。因此易恩忧愁恐惧患得患失,他害怕就算嘴上不说,在生活的琐碎之下那些爱意会从心里偷偷溜走,直到有一天消失殆尽。到了那个时候,前尘往事不再甜如蜜糖,而是变成了穿肠毒药见血封喉。
他害怕那一天的到来。
不是没想过分开。可是这么多年,马振桓早已深深的融入他的骨血成为他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马振桓是他心头的朱砂痣是他头顶的白月光是让他上瘾的药,剔除不得,更戒不了。
他究竟在纠结和矫情些什么,易恩自己也说不清。

“叮咚!”消息提醒惊扰了易恩,时间显示凌晨三点。
易恩苦笑,自从和马振桓冷战以来,他夜夜失眠。
“我想你了。”
发件人:老马识po(马振桓)
霎那间,视线模糊。
易恩强压下心悸,抖着手给马振桓回拨电话,慌忙中按错了好几个键。
电流通过的一瞬间,易恩觉得自己有些心律失齐。
“po…popo?”
电话那端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惊喜与不可置信,遥远却真切。
易恩止住哽咽,吸了吸鼻子轻声说
“我也想你了……”








评论 ( 4 )
热度 ( 36 )

© 四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