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囍

驰隙流年,恍如一瞬星霜换。
双白(IEI)/百合/随笔

风与雪花知道番外篇之岁月迢迢(六) 【IE 甜】




槐柳成阴雨洗尘,樱桃乳酪并尝新。
马振桓踩着春天的尾巴,染了风寒。

“和你讲过多少次了,现在就算入夏了天气也不稳定,不能穿太少,你怎么就不听?告诉你记得带薄外套也不带!说了要少喝冰水也不听!晚上睡觉的时候又忘了调空调温度吧!还以为自己是二十出头的年纪呢!现在好了!”
马振桓窝在地台上晒着太阳裹着毛毯被易恩的喋喋不休搞得一个头两个大。
“张嘴!!!”易恩没好气的抽出马振桓含着的体温计。
“还好不烧...蠢死你算了!”易恩甩了甩体温计进了厨房。
马振桓在他背后扮鬼脸。哼!你才蠢呢!你就是家里最蠢的!

“你在干嘛!!!”易恩突然转身。
被抓包了的马振桓迅速栽倒在地台上一言不发,装头晕。
“起来把这个喝了,好得快。”
马振桓看着摆在茶桌上暗橙色的透明液体皱了皱眉。
不知易恩打哪儿得来的一个治风寒的偏方:陈皮,生姜片,葱须子放在一起煮水喝。
并非马振桓不信这个偏方,而是这水的味道实在古怪。辛辣不足,味甘有余,还有一股子炖肉料包的味道,要多难喝有多难喝。
早上已经被易恩逼着喝了一大碗了,现在一打嗝还是那味道,搞得马振桓以为自己是掉入了腌肉料里的猪。
“不喝不喝不喝!!!”马振桓把脸埋在毯子里,头摇的像拨浪鼓。
“不喝也行啊!”易恩露出小酒窝,笑得那叫一个甜。
“不喝就起来换衣服去医院挂水吧!”易恩起身拦腰抱起死死抠住地台边缘不放的马振桓。

挂水?打针!!!从前犯肠胃炎时连打了一个星期的吊瓶,他才不要再打针了!

“易柏辰!!!你!你这是谋杀亲夫!!!”

易恩不理会马振桓的叫嚣只加快了给他换衣服的动作。
“我...我我我我,喝还不行嘛……”马振桓委委屈屈,易恩松了口气。

折腾了半天,喝过汤水,吃完午饭,马振桓躺在地台上沉沉睡去。
阳光铺散开,马振桓的大半个身子都陷在光线里,睫毛也染上了一抹鎏金,像是暖橙的画笔勾勒出他柔和的眉目,清俊的轮廓。
真好看呐,怎么能这么好看呢!
易恩细细打量着熟睡中的马振桓,最后心满意足的翻了个身,把头抵在马振桓的颈项处,渐渐呼吸均匀。

不知过了多久,马振桓蓦地睁开了眼。易恩毛茸茸的头发蹭着他的下巴,他慢慢的摩挲着那堆翘起的乱毛,触感柔软......
这是古灵精怪的popo,是让无数人为之着迷易恩,是一出现就能引爆全场的Ian。他有时成熟有时幼稚,有时像个长不大的孩子有时又老气横秋,他生气的时候会凶人开心的时候会傻笑……而这些全部都属于自己,他可以是任何人的popo任何人的易恩任何人的Ian,但唯独他是自己的易柏辰。
真好……

这是平淡的一生,但也是最好的一生。

评论 ( 6 )
热度 ( 29 )

© 四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