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囍

驰隙流年,恍如一瞬星霜换。
双白(IEI)/百合/随笔

风与雪花知道番外篇之岁月迢迢(五) 【IE 甜】



马振桓从录音棚出来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多。
歌是给一部电视剧录的主题曲。整部剧讲的是一对经历了从上山下乡改革开放到下海打拼的年轻人几经波折后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故事。经纪人笑着讲他的声音悲伤而有感染力,但马振桓自己觉得总像是少了一点什么,是什么他也说不清。总之他唱到嗓子都哑了,也没找到那少了一点的感觉。
无奈,只好先收工回家。

小区里极安静,街灯灭了大半,只零星的亮了几盏,有风吹过,马振桓揉揉眼清醒了大半。
他站在楼下向上望,整栋楼唯独一家隐隐透出些暖黄,柔和了夜色。马振桓缓缓的舒了口气,笑意蔓上了眼角。

“我回来啦!”
起居室里并没有看到期待的身影,只有落地灯开着,显得趴在沙发上的哈士奇玩偶愈发的像一只笨兮兮的庞然大物。
“易恩?”
卧室没有。
“易恩?”
书房没有。
“易恩!!!”
卫生间也没有。
这么晚小鬼跑哪里去了?马振桓扶额,冷汗冒了一身。

“诶!你回来了哎!”
马振桓听到锁孔响动猛然转身,易恩穿着睡衣鼻尖上不知打哪儿蹭来得一抹白正站在门口冲他傻笑。
“哪儿去了你!”马振桓抬腿就是一脚。
“扔垃圾去了。”
“谁大晚上....”
“马振桓你快去洗澡,我给你煮了宵夜,洗完澡就能吃了。”
“你......”
“哦,对了,你先把茶桌上的柠檬茶喝了,放了薄荷的,对嗓子好。”
已经进了厨房的易恩又重新探出大半个身子对着马振桓絮叨。
“易......”
恩字还未说出口,易恩已经转身进了厨房,嘴里反复哼着一句他听了半天也没听清的歌。

马振桓草草洗了澡,连头发都没吹就直接奔向了餐厅。
一碗冒着腾腾热气的面摆在他面前。面细如丝,色泽明透,赤褐色的肉卤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快尝尝正不正宗!”易恩献宝似的笑。
马振桓埋头喝了口面汤,肉香浓郁却瞧不见半点油星,面筋道爽滑,还带着点淡淡的果子露的味道。
“好吃吗?”易恩小心翼翼的问他,满脸的忐忑。
马振桓抬头看向易恩,也不说话,好半天才抬手抹去了易恩鼻尖上的那抹白。
“为了做这个...费了不少的功夫吧?”
“没...没有,我...这么聪明...你说是吧!”
其实真没费什么功夫,也就失败个十次八次而已嘛!易恩腹诽。
“嗯......”
马振桓胡乱应着,继续埋头吃面,热气熏得他睁不开眼,他只得大口大口的吞咽。

嗯,嗯的是什么?是承认我聪明还是在说面好吃?
易恩眼睛转啊转,心思饶啊饶,水喝了一杯又一杯,衣服也要被他抠出一个洞来。
“popo...”
“啊?”易恩吓了一跳,水杯差点落到地上。
“面,很好吃。”
马振桓起身,缓缓环住了易恩的腰。
“这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美味的面。”
一个轻柔的带着鸡汤香气的吻落下,易恩砸砸嘴,加深了这个吻。
马振桓的眼中泛起一抹水色,易恩的身上仔细嗅一嗅还能闻到豆面粉和小麦粉混合的香气,这香气叫他温暖,叫他心安,叫他有着落感。
终于明白自己的歌中缺少了什么。马振桓手指慢慢覆上易恩的睡衣,任命似的叹了声气。

最后一抹暖黄也消失在夜色中,窗外隐隐能看到有星光在闪烁,明天又会是晴空万里。







面是曲周曲面,因为自己的小学生文笔,没能把它的美味好好的描绘出来。至于为什么写了这个面,是因为在微博上看到有太太说马马的籍贯在河北。而写popo深夜还在等马马给马马做宵夜,则源于“你回家了,我在等你呢”这句歌词。我觉得这大概是世间最美的情话,而“我在等你呢”也是足够浪漫的一件事了。












评论 ( 4 )
热度 ( 21 )

© 四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