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囍

驰隙流年,恍如一瞬星霜换。
双白(IEI)/百合/随笔

遥远的距离 【吴亦凡x岳云鹏】【明星凡x厨子鹏】【脑洞 无关真人 虐 雷慎点】

每章第一段皆来自歌曲《遥远的距离》


03

最遥远的你,是我最近的心情。拥抱一颗流星,却希望得到永恒的光明。

岳云鹏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是无边无际的那段艰难的却也是最快乐的时光。
岳云鹏高三那年,小城里发生了件大事。一个女人从市政府的大楼上跳了下去,当场身亡。
此事轰动一时,女人的身世女人的死因女人留下的苦命的孩子皆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吴亦凡作为当事人,每天面对着同学老师邻居或善意或恶意的关切一脸的云淡风轻。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会抱着一只坏了耳朵的小熊无声的哭,那是他五岁那年买的玩具,是他妈妈留给他的唯一的东西。
岳云鹏嘴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吴亦凡,他只能每天跟在吴亦凡的身后寸步不离。他知道,每个夜晚吴亦凡都在偷偷的哭,他蹲在吴家房子的外面听着小孩轻微的抽噎声恨不得冲进屋子一把将小孩拢在怀里,但他不能。小孩脾气倔自尊心强,既然小孩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脆弱,那他就装作不知道。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尽可能的护小孩的周全。
一个单身母亲带着个孩子生活,本就是艰难的,如今只剩下孩子一人,无疑是雪上加霜。当地政府调查后发现吴亦凡在这个城市再无其他亲人,介于吴亦凡尚未成年,决定将他送进孤儿院。
岳云鹏不知打哪儿得来的消息,课都不上了,急急忙忙的跑回家,求自家父母收养吴亦凡。
岳爸爸不说话,坐在小马扎上抽烟,岳妈妈则在一旁唉声叹气。吴亦凡那孩子看着乖乖巧巧的,小小年纪就没了爸没了妈,也是可怜。他们不是不想收养,只是岳母是个家庭妇女,大字不识一个,只能靠做些零活赚钱。而近年来文工团也每况愈下,效益是一年不如一年,岳父凭着对艺术的一腔热情勉强维持住文化宫的正常运行,连给工人的工资都是从牙缝里省出来的。更何况,岳云鹏上学也需要不少的费用,他们自身都难保,又哪有心情资本去关心一个外人。
岳云鹏看父母没什么反应,急了,开始用绝食进行抗争。他不是不理解家里的难处,可他实在舍不得吴亦凡被送进孤儿院去。他不想看到吴亦凡被欺负,不想看到吴亦凡吃不饱穿不暖。他宁可自己少吃或不吃,也见不得吴亦凡受半点委屈。
他绝食的行为奏了效,他以晕倒为代价换取了父母点头。岳妈妈看着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儿子心疼得直掉泪,不就是多添了双筷子吗?她多做点活就是了。
就这样吴亦凡被接进了岳家,过了一段还算得上衣食无忧的日子。然而,好景不长。
岳云鹏快要高考的时候岳爸爸突发脑溢血去世了,一个家一夜之间支离破碎。岳妈妈料理完丈夫的后事,决心带孩子回老家。她一个没文化的女人家想在城市生存下来太难,回老家还有地可种,就算不能富贵也总不至于饿死,还算是一条出路。
只是这一次岳妈妈说什么也不肯带着吴亦凡一起走。不能怪她冷漠自私,她连自己的小孩都要养活不起了,更何况别人家孩子?她还没那么伟大。
岳云鹏苦求无果,最后决定自己带着吴亦凡留在城里,让自己妈先回老家。他相信依靠自己的能力会让小孩继续读书让妈妈过上好日子,他是小孩的哥哥,是母亲的儿子,更是一个男人。
岳云鹏办了退学,带着吴亦凡从大院儿搬进筒子楼。他从小热爱厨艺,于是便找到家餐馆想找个厨师的工作。但由于他没有工作经验,资历尚浅,所以一开始他只能干些打杂的活。
他带着吴亦凡,日子清贫倒也快乐。虽辛苦,可他从不觉得累。只要小孩在他身边,就一切都有意义一切都值得。

“哥哥,你看我这次考试又是第一名。”
“哥哥,我新学了首歌,唱给你听。”
“哥哥,这是学校奖励优秀学生的奖金,你收好。”
“哥哥,这是我用平时攒下的零花钱买的手套。你看你手都冻出口子了。”
“哥哥,你也多吃点,别光让我吃啊……”

“哥哥,你醒醒,你醒醒啊!”
“哥......”
“哥......”
昏迷中的岳云鹏一直听见有人在叫他,带着哭腔。像是小孩的声音,可又听不真切。
他想做出回应,他想看看小孩的脸,他想告诉小孩不要哭。
他挣扎着努力着想要从这场漫长的梦中走出,朦胧中他看见前方有一扇小小的门,闪着金光。就在他打开门的一刻,却一脚踏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


04

最遥远的你,是我最近的心情。希望梦不会醒,带你看尘世最美的风景。


岳云鹏在重症监护室躺了一个月后依旧不见醒来,无非是靠着药物续命,无奈之下医生将他转入了特护病房。
吴亦凡回到他们的家想要带几身换洗的衣服给岳云鹏。

电线纵横交错,前几日下过雨地上的积水还未干。叫卖声不绝于耳,新出锅的锅贴揭开锅盖时冒出了大团的白色雾气,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鱼腥和各种气味混杂的味道……
吴亦凡穿过小型的菜市场进了小区。小区是很多年前某个工厂的家属区,如今厂子早已倒闭,住户大多搬走,只剩下一些上了年纪和买不起好地段住房的人还坚守在这里。昔日一片欣欣向荣之景,如今也只剩一片颓然萧条。
小区的房子是吴亦凡大一时岳云鹏经他人转手买来的,位置偏了点,但胜在价格便宜。面积虽然不大,但总好过他们曾经住的筒子楼。
后来吴亦凡当了明星挣了钱曾多次提过换一套房子给岳云鹏,都被岳云鹏拒绝了。吴亦凡不晓得岳云鹏在坚持或别扭些什么,就像岳云鹏不懂他为什么要节食减肥。

很久未回来人的缘故,吴亦凡推开门时被迎面扑来的灰尘呛得咳嗽。
进门便是通往方厅的小走廊,走廊两侧的墙壁被岳云鹏当作了照片墙。墙上贴满了吴亦凡从小到大的相片,有很多吴亦凡自己都不记得了。
吴亦凡看着那些照片,一口叹气未出口便打着弯儿的跌回了肚子里,闷得他胸口疼。
他不忍再看,急匆匆的拐进岳云鹏的卧室。
岳云鹏的房间朝北,常年进不去阳光,阴冷潮湿。房间打扫的很干净,一套带着碎花的背面微微发白洗得褪了色。吴亦凡打开岳云鹏的衣柜,清一色的老头衫,连件太像样的衣服都找不出来。
吴亦凡把衣服胡乱的塞进口袋,转身离开时却被床头的小书架绊了一下,书架轰的一声倒下,书洒了一地。
吴亦凡俯身去捡那些书,却发现每一本都与他有关。从他出道之日起出的每一本写真集每一张专辑,一本不少。
还有一个大的红棕皮的本子,里面是各种他的新闻报导。包括他演过什么电影唱过什么歌出席了哪些活动,事无巨细。
“傻...”吴亦凡细细摩挲着本子,终是叹了声气。

那是他们最艰难的时候,住在筒子楼里。夏天温度高时蒸笼一般,挂在房顶上老旧的三叶吊扇岳云鹏舍不得开,只有他放学回来时才开一会儿。 夜晚最为难熬,天热得人睡不着,就算是开了窗也灌不进多少风。他教给岳云鹏一个妙招———壁虎似的整个人贴在墙上,墙壁的温度要比体温低得多。没到晚上洗漱完毕,两人就各占墙的一角,整个人往上一贴,比谁的“壁虎趴”的时间更长。
到了冬天,则更不好过。南方冬季阴冷潮湿,洗过的衣服晒半个月也不见干。住筒子楼里的他和岳云鹏一面要忍受外部环境的恶劣,到了家更如身置冰窖,那是一种骨子里透出的冷。岳云鹏怕他被冻出毛病来,买了四个热水袋。晚上两人挤在被子里,脚丫子相互交缠。一边感受着水袋带给他们的热度一边畅想着未来。
等后来条件稍稍好一点,他们就在冬天的时候打火锅。热辣的香气在小小的空间里浮动,他和岳云鹏吃得满头大汗,瞬间就觉得自己像打了鸡血一般。日子不再难熬,一切也都有了希望。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五年。
在他们最穷的时刻,连着吃了小半年的清水挂面,只放盐,偶尔放一把切得细碎的青菜,却谁都舍不得吃。
他生日的时候,岳云鹏在他碗里卧了两个溏心蛋。他不肯吃说什么都要留给岳云鹏。最后两人一人分了一只,边哭边吃完了面。
岳云鹏哭着对他说:对不起,让你跟着哥过苦日子...
吴亦凡当时想说:其实不苦,和哥在一起的每一天都特别幸福。
可是他没有,他们当时真的太穷了,穷人是没有资格讲情怀和幸福的。若讲了出来,恐怕他自己都不会信。他只有不断努力不断向上爬,才能把真正的幸福握在自己手中。

如今吴亦凡真的站在了高处,他却时常会想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他被人喜欢被人拥簇,却总是不快乐。他总能梦到他小时候和岳云鹏蹲在窗子底下,你一口我一口的分喝桔子汽水。他已经很多年不曾落泪,但只要一做到这个梦,醒来时他的枕巾就会濡湿一片。
他在年少的时候曾对岳云鹏讲等有一天他赚了大钱他就带岳云鹏去旅行,他想同他一起看遍这世间美景。当时他信誓旦旦,而如今那些话仿佛是扎在他心头上的一根软刺,只要想起来就隐隐作痛。

电话铃声响起,手中的本子啪的重新落到地上。
助理在电话中焦急的对他讲:亦凡哥,你快来......


05

一场爱,忽远忽近。
一场梦,梦了又醒。

岳云鹏觉得自己仿佛悬浮于一个陌生又黑暗的维度,身体轻飘飘的,耳边是潺潺的水声。
一抹跳跃的橙红色突然闪现在他眼前,他随着那橙红飘飘忽忽的移动,渐渐的从黑暗中脱离。
他终于瞧见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小孩,小孩瘦了不少,本就英俊的脸更加棱角分明。可小孩的样子很颓唐,头发有些蓬乱,下巴也冒出了青色的胡茬,眉头一直皱着辨不清悲喜。
岳云鹏伸手想去抹平吴亦凡紧皱的眉头,却发现自己的手指越过了吴亦凡的脸,触碰到的尽是冰冷的空气。
小凡,小凡,小凡!!!
他拼尽全力的呼喊却惊恐的发现自己连半个音节都发不出。
他看见原本静悄悄的屋子里突然涌入了大量的医务人员,他们手忙脚乱的忙活着,最后却缓缓的给床上躺着的人盖上了白单。在白布盖上的最后一刹那,他看清了床上躺着的,正是他自己。
而他的小孩正无助的靠在墙角,他甚至来不急去拉小孩站起来就再次跌入一片黑暗。



吴亦凡蹲在墙角神情木然,我不难过的,生死由天富贵由命,他这样安慰自己。
经纪人在他耳畔不停的唤他的名字,吴亦凡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回了经纪人一个虚无缥缈的笑容。
“麻烦...麻烦您帮着料理他的后事吧……”吴亦凡听见自己这样讲。
他有什么可难过的呢?他是Kris是小爷是不坚不摧无所不能生活在聚光灯下和任何人都可以谈笑风生的吴亦凡。他有着多重的身份,他是明星,是歌手,是演员,是偶像,是榜样……他受人拥护受人追捧衣食无忧,他有什么理由伤心难过呢?
只是,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叫他依靠叫他牵挂,也再也没有一个人能让他亲切而响亮的喊一声:哥!

仅此,而已。









评论 ( 2 )
热度 ( 1 )

© 四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