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囍

驰隙流年,恍如一瞬星霜换。
双白(IEI)/百合/随笔

春风十里 【狐狸蹇X熊猫齐】【甜 ooc】

脑洞来自男孩们的连体睡衣




惊蛰过后,玉浮山接连下了几日的雨。
蹇宾叼着个草秆,躺在柔软的稻草堆里,洁白柔顺的尾巴随着雨水滴答滴答敲在屋檐上的声音摇摆。
他昨儿刚过完一千岁的生日,是一只年纪尚轻修为尚浅的小狐狸。他年纪虽小,资质却极高,他家师父告诉他只要他肯认真肯努力,也就再过个三五百年吧,他就能成仙了。
蹇宾听了心里直犯嘀咕:师父诶!您够努力了吧,可您都八千岁了,哪次渡劫成功了?
怀疑归怀疑,但蹇宾还是在漫漫修仙路上奔跑不息奋斗不止。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身为玉浮山最帅的狐狸他没在怕的!

“师弟!师弟!师弟!”
一连串尖叫扰了听着雨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的蹇宾的清梦。
蹇宾吐掉草秆,看到他的师兄毓埥正遥遥向他奔来。
毓埥是一只黑猫。要问他的狐狸师父怎么会有个黑猫徒弟呢?那可是要追溯到当年的一段孽缘喽~
早在几千年前,八千岁的老狐狸还是一只一千岁的小狐狸。情窦初开的年纪就和隔壁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小黑猫看对了眼。本以为一狐一猫可以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奈何小黑猫爹爹以种族不同不能结婚为由拆散了这对小鸳鸯。最后小黑猫哭哭啼啼的嫁给了另一只黑猫,小狐狸的初恋就此夭折。又过了几千年,毓埥出生了。小狐狸,不,老狐狸心也够大,等毓埥长大了欢天喜地的收毓埥为徒,盼着毓埥能有一天修仙成功,也就不枉费他当年对小黑猫的一片痴心。
往事不可追,蹇宾摇了摇脑袋,甩掉挂在身上的稻草,转身幻化成穿着白袍子的俊朗青年。
“你咋来了?”
毓埥天生爱唱歌,愿望是有一天能去玉浮山下的王城里当个乐师。这好不容易有个不用练功的机会他应该躲在家唱歌才对啊。
“我...我和你说!师父的老相好从青城山过来了!还带着一小徒弟!”
师父的老相好?师父的老相好不应该是你娘亲才对吗?莫非这老狐狸又在外面惹了什么风流债?有点意思……
“走!带我去会会他们!”



蹇宾和毓埥一路小跑跑到了师父家。
师父正和一个圆眼睛圆脸圆身子的胖老头喝茶。胖老头的身边站着一个少年,穿着黑白相间的衣裳,还梳着几根小辫子。

“徒儿拜见师父。”
蹇宾拜了拜
“这位前辈是?”
“你来的正好,这是我多年的挚友,姓熊。”
“晚生蹇宾拜见熊前辈。”
蹇宾俯着身子又朝胖老头拜了拜
“你这徒弟可真乖,来来来,阿宾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徒弟。”
胖老头拉过站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少年。
少年朝蹇宾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师父的话。
“我看你们年纪相仿,倒是能成为朋友。蹇宾啊,你们四处走走交流交流感情吧!”
老狐狸笑得一脸慈祥,胡子都笑歪了。
蹇宾仰头看了看还在飘着雨的天,叹了口气。
老狐狸,明明就是想说我们两个老头要谈谈情说说爱了,你们几个就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别打扰我们了。竟然还美其名曰交流感情,怪不得修不成仙!
蹇宾在心里吐槽了八百遍,可师父还是师父,师父的话怎么能不听?
“师父放心好了!”

雨一直下着,也没哪里可去,蹇宾索性带着少年回了自己的小窝。
两人淋了雨,衣服湿了大半。蹇宾本想施个法术衣服也就干了,可看到低着头耳朵红红的少年时,小牙齿一露,眼睛一转,改变了主意。
“衣服脱了吧,都湿了。脱下来我给你烤烤。”
这真不能怪他流氓!小孩模样怪讨狐喜欢的,丰什么来着?唉,算了算了!爱丰什么丰什么吧,总之就是好看!好看的人谁不爱看呐!
少年听了,耳朵更红了,但还是抬手解开了扣子。
蹇宾小计谋得逞,biu的一声蹭到少年身边。
“你叫什么名字?你都知道我叫什么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呢。”
“我...我...吗?”
少年结结巴巴,蹇宾有一缕长发粘到了他身上,他有点心慌。
“我姓齐,叫...叫齐...齐...齐之侃!”
少年稳了稳心神,终于成功报出了名字。
“你叫齐齐齐之侃?这名字有趣!”
“不...不是的。”
齐之侃小声辩解,可蹇宾已经拿着湿衣服升火去了。

齐之侃坐在里屋的稻草堆上,翻翻自己的小包裹准备找一件干净的衣服穿上。蹇宾又闪进了屋内。
“对了,我刚才忘问了,你是啥?”
“啊???”
“你本体是什么啊?我是狐狸,你呢?”
“啊....我啊……我是熊猫。”
齐之侃啊了半天弱弱的回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蹇宾一脸亲切真诚的盯着齐之侃看了好一会,心里乐开了花。
熊猫?熊猫不都是那种圆圆滚滚跟个糯米团子似的只会咔嚓咔嚓啃竹子的吗?这个叫齐之侃的这么瘦哪里和熊猫扯的上关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齐之侃被蹇宾盯的发毛,一双大眼睛里满是惊疑。
蹇宾看够了也笑够了,拽了拽齐之侃垂在肩上的小辫子,转身继续升火烤衣服去了。
看起来这段日子肯定有意思了,这个叫齐之侃的小孩真好玩。
蹇宾拖着腮,心不在焉的烤着衣服,看着天空眯了眯眼。

阳光透过云层撒了下来,连着下了几日的雨,是要停了。



三月,正是人间好时节,满山遍野都透着盈盈的绿意。
春风拂面,天气晴好。蹇宾带着齐之侃来河边抓鱼。
身为一只狐狸,抓鱼是蹇宾的强项。
变回原身的蹇宾扑通跃进河中,感受着潺潺的流水滑过他的毛皮,太舒坦了,他惬意的闭上了眼睛。
齐之侃,齐之侃。想到齐之侃蹇宾就要叹气。
本以为和齐之侃在一起的日子会很有意思,结果呢!齐之侃简直就是他的天劫!
看着挺干净的一孩子怎么就随意乱丢东西呢?鞋子啊衣服啊被齐之侃乱糟糟的扯了一地,他跟在后面老妈子似的捡,可小孩偏偏不领情,还怪自己误丢了一件他最喜欢的白底儿黑花的袍子。你的衣服不都那个样子吗?有什么区别?还最喜欢的!还有熊猫不是应该吃素吗?为啥子毓埥送给他的小鱼干总被齐之侃吃掉?
和齐之侃相处的这几日他毛不柔顺了尾巴也不蓬松了,日夜茶饭不思,瘦了整整一圈。玉浮山第一帅的名号也要保不住了。
叹气是要叹气,可他打心眼里是喜欢齐之侃的。从前他孤身一狐,来去自如,以地为床,以天为被,倒也逍遥快活。只是偶尔他还是会羡慕毓埥,毓埥有爹爹有娘亲。他呢?他有啥?他只有一个不靠谱的师父!他也想被娘亲亲亲,被爹爹举高高啊!奈何他师父总是一脸语重心长的告诉他:蹇宾呐!你要当一只自立的狐狸!
齐之侃来了,闹腾是闹腾了点,可总归他不寂寞了,每天回到小窝也有个人跟他讲讲话了,不用再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发呆了。
闭着眼的蹇宾想到这儿,笑了。对了,他知道是丰什么了,前些天他跑到村口私塾里贴墙根,听到教书先生讲了,是丰神俊朗!齐之侃那孩子啊,真讨人喜欢,丰神俊朗的。
阳光洒在河面上,他整个身子也被晒得暖洋洋的。蹇宾支棱起耳朵,忽而眼睛一睁,一跃而起。
哗啦啦扬起的水花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七彩的光,白色的身影在水中翻腾,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不肖秒钟的功夫,几条小鱼便落入了蹇宾爪中。
蹇宾扑棱扑棱身上的水,上了岸。
“阿蹇你太厉害了吧!”齐之侃连连拍手称赞。
白痴!蹇宾翻了个白眼,把鱼丢给齐之侃。
因前几日下了雨的缘故,河岸边的桃花都开了。
蹇宾躺在桃花树下,嗅着桃花香,懒洋洋的晒着太阳。清风拂过,桃花漱漱飘落,有一瓣落在了他的鼻尖上。蹇宾盯着鼻尖上那一抹嫩粉发愣,突然鼻子一痒,啊啾一声,那片桃花飘啊飘蹇宾的眼睛转啊转最后就落到了齐之侃身上。
“鱼烤好了,你快来!”
齐之侃挥着烤好的鱼,回头就看见蹇宾用那双桃花眼含羞带笑的瞧着他。
齐之侃一愣,鱼啪的掉进火里,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齐齐齐之侃!!!你这只蠢熊猫!你知道我抓条鱼有多不容易吗!你竟然敢掉进火里!”
蹇宾跳了起来,声音穿透了山谷,远在百里外坐在树上练嗓子的毓埥一个哆嗦,险些掉到地上。



每月初三村子里都有一次大型集市。
齐之侃跟着蹇宾东瞅瞅西望望,看什么都觉得新奇。
“阿蹇,这是什么?”齐之侃指着一屉刚出笼的面花问。
“馒头啦!白痴!”
“阿蹇,你快来看!大圣!齐天大圣!”齐之侃拉拉蹇宾的袖子站在面人摊子前移不开步。
“你想要?”
“嗯!”
蹇宾颠了颠钱袋子眼睛撇了撇不远处卖糖葫芦的小贩,吞了吞口水。
“老板!给我来个大圣!”
算了算了,糖葫芦有什么好吃的!还不如给蠢熊猫买个大圣呢。
“我不要大圣。”
小兔崽子!我连糖葫芦都没舍得吃,给你大圣你还不要?
“老板,您能照着阿蹇的样子捏个面人给我吗?”
“好咧!没问题!”
蹇宾脸一红,耳朵烧了起来。他把头偏过去不看齐之侃的脸,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不知该往哪儿落。
也不知过了多久,蹇宾被齐之侃拍了拍肩。
“阿蹇阿蹇,给!你给我买面人,我请你吃这个!”
酸酸甜甜的滋味在蹇宾口中蔓延,霎那间,蹇宾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要得到了飞升。
“这叫糖葫芦!”蹇宾鼓着腮“你怎么不吃呢?”
“你吃就好啦!”齐之侃笑笑,摸了摸头。
“蠢...”蹇宾小声嘀咕,下一秒却把糖葫芦塞入齐之侃手中。
“我都吃过好多次了,不想吃了,给你了。”
不等齐之侃反应过来,蹇宾就大摇大摆的继续朝前走了。
哼~谁叫他是玉浮山最帅的狐狸呢!

正午时分,日头最烈的时候。山林里一片寂静,连知了都懒得叫。
齐之侃背着竹筐跟在蹇宾身后,竹筐里是他们刚才在集市上买的生活用品。
“站住!!!”
忽然几只化作人形的小狼妖从天而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
没等为首的小狼妖说完,蹇宾就施施然的从他们身边绕了过去。
“你给我站住!”
蹇宾冷冷的扫了一眼,抬手欲施法。他道行虽浅,但对付这几只小狼妖还是绰绰有余。
“慢着!”齐之侃拉住他的手。“这种事情交给我来做就好啦!”
蹇宾鼻子一酸。他自幼时起就没了父母,在这广阔的天地间,天真蓝,草真绿,花真香,哪里都好。可哪里都不是他的家。他长这么大了,活了一千多年了,从来没有谁对他讲过“这种事情交给我来做就好”。
“小齐你要小心呐...”蹇宾眼泪汪汪。
齐之侃朝他眨了眨眼,转身.....
只听得噗通一声,齐之侃拜倒在地上。
“拿去拿去都拿去吧!”齐之侃举起竹筐,双手奉上。

这边蹇宾气得几乎要晕过去。
蠢熊猫蠢熊猫蠢熊猫!!!蠢死你算了!!!
那几只小狼妖见状,乐得嘴都合不拢了,抱起竹筐就走。
可惜.......
齐之侃突然起身,数千竹叶刷刷飞了出去,天空下起了竹叶雨。竹叶纷纷落下扎在这几只小狼妖身上,叶片凌厉,片片致命。
蹇宾看呆了......

“你真的是和熊前辈学修仙吗?”
回小窝的路上,蹇宾问齐之侃。
“没啊!我不想成仙!”
“那你学的是啥?”
“霍~哈~”
齐之侃跳到蹇宾面前,来了招白鹤亮翅。
“我嘛!我学的是功夫!!!”



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

桃花开了谢了,梨花开了也谢了。转眼间一个多月过去了,是时候该离开了。
蹇宾埋在稻草堆里看齐之侃收拾包袱。
齐之侃的手指又细又长,齐之侃的小辫子真不好辫,齐之侃笑起来好温暖,齐之侃长的可真好看……
齐之侃,齐之侃有什么好呢?他要回去就回去吧……
蹇宾翻了个身,长长的叹了声气,又开始四十五度仰望天空。
“我...我要走了……”
收拾好包袱的齐之侃轻声说。
“走吧,走吧,可快走吧。”蹇宾化成人形对着齐之侃连连摆手。
“那...再会了……”
齐之侃抱拳,看了眼蹇宾,蹇宾没有理他依旧沉醉在四十五度天空的世界里。
齐之侃站了好一会儿,最后咬咬牙,还是转身走了。
“谁要和你再会啊!”蹇宾看着齐之侃远去的背影红了眼圈。
他重新埋回稻草堆里,他是一只自立不羁的狐狸,好狐儿志在修仙,他有那么多事情要忙,没什么可难过的。
蹇宾想着,眼泪还是啪嗒啪嗒落了下来,濡湿了一片稻草。

皓月当空,晚风徐徐。
蹇宾的小院里,蹇宾正拉着毓埥喝酒。
“对...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蹇宾大着舌头,两颊泛红。
“......”
毓埥扔进嘴里一粒花生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蹇宾想喝就让他喝去吧,喝醉了也许就什么都放下了。
“小...小齐...”
蹇宾摇摇晃晃起身,看着毓埥的脸,手指慢慢覆了上去。
“诶!!!”毓埥僵着身子却又不敢推开蹇宾。
我的天呐这算什么事啊!喵生,艰难呐……

笃...笃...笃...
不急不缓的叩门声突然响起。
蹇宾蓦的瞪大了眼。
如水的月色下,齐之侃丰神俊朗,长身玉立。



如果说齐之侃是他的天劫,那这样的天劫他打算渡一辈子。
变回小狐狸的蹇宾趴在变回熊猫的齐之侃的肚皮上迷迷糊糊的想。
至于修仙什么的,就由它去吧……

漫天繁星闪烁
“喵~”
卧在蹇宾屋顶上的小黑猫毓埥拿爪子挡住了眼睛。
这喵生,还真是艰难呐……









评论 ( 13 )
热度 ( 80 )

© 四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