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囍

驰隙流年,恍如一瞬星霜换。
双白(IEI)/百合/随笔

一直很安静番外篇之风与雪花知道 【IE 甜】




楔子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毛爷爷说的一点都没错。
我从未见过这样多这样厚的雪,田野山林间皆是白茫茫一片,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
天空碧清,澄澈如洗。几只圆滚滚的麻雀在枝头跳跃,一派悠然自得。
“快看!那是喜鹊......”随行的工作人员指着一只黑羽毛白肚皮的鸟儿对我说。



早就听闻哈尔滨的冬天特别的冷,我偏偏不信那个邪!我一个堂堂正正在加拿大长大的人怎么可能会怕冷?也太小瞧我了吧!
可事实证明,我还太年轻!
从机场出来,兜头而来的寒风把我吹了个透心凉。
去酒店的路上,当地司机大叔非常热心的给我开足了暖风,一脸关切的问:小伙子,南方来的吧?
我只能干笑。
“怪不得!那你可得多穿点,千万别为了帅少穿!咱这儿冬天冷啊!将近零下三十度呢!”
天地良心,我可不是为了耍帅才少穿。
“谢谢您!”我有苦说不出。
“哎!小伙子真有礼貌,第一次来东北吧?”
“对啊,第一次来。”
“来旅游?”
“没,我来这找一个朋友。”
“找朋友,找朋友好啊!年轻人嘛,就该多交朋友!”大叔大概是想起了什么,眉眼都柔和了下来。
“我滴家在东北,松花江上啊~啊~那里有满山遍野大豆高粱……”
大叔哼起了歌,特别喜庆。
街灯盏盏绵延百里之外,细小的雪花打着旋儿的从空中飘落,街道两旁的商铺尚在营业。行人步履匆匆,有妈妈笑着注视自家小孩一蹦一跳的走,一不小心,小孩摔了个跟头。小孩没哭,站起来扫扫挂在身上的雪,回头给妈妈一个大大的笑脸,又一蹦一跳的跑远了……
于我而言,这是一个全然陌生的城市。不熟悉的人,不熟悉的建筑,不熟悉的景色,却莫名的温柔。
“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这话听着酸,却不假。就算他只是在这座城市驻留片刻,可只要一想到我现在和他正踏着同一片土地,呼吸着同一片天空的气息,就觉得浑身上下都热了起来。



大概是过于兴奋的缘故,天未亮,我就醒了。
雪下了一夜,在地面上积了厚厚的一层。昏黄的街灯下,环卫工人在叮叮当当的清雪,声音怪好听的。
我裹着自己最厚的衣服,深一脚浅一脚的龟速前进。昨天酒店前台告诉我这附近有个市场,早上贩卖的早餐颇具东北特色,我要是喜欢就可以去尝尝。
天渐渐亮了,路上行人也多了起来。早餐铺子前排起了长队,一团团带着香味的热气徐徐上升,氤氲了周遭的空气。
我照着墙上的挂牌要了一个包子一个韭菜盒子一个烧饼一枚茶蛋一碗粥一碟咸菜,老板娘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
“小伙子,自己一个人吃吗?”
“对,我自己吃。”
“自己吃能吃了这些?”
“能!肯定能!”

新出锅的包子白白软软,冒着腾腾热气,冲淡了十二月底清晨的寒意,一口下去,肉香四溢,一直香到了心里。韭菜盒子不咸不淡,馅料十足,表皮酥而鲜香。易恩要是在的话,我估计他一口气能吃十个。烧饼更是一绝,外壳酥脆,里面一层叠了一层,层层松软。易恩见了,一定特别开心。
易恩,易恩......
我叹了声气,一口气喝光了碗里的粥。



哈尔滨,东方小巴黎,果真名不虚传。
索菲亚大教堂,俄式建筑,绿顶红砖,沾染了岁月的痕迹风霜,庄严肃穆。鸽子盘旋在房顶天空,也不怕人,有胆子大的竟落到人的手臂上吃东西,十足十的吃货模样。这精神,倒是和易恩蛮像的。
广场上有小孩子在吹泡泡,吹了挺大一只等它破了再吹下一只,要不就一口气儿吹了一溜的小泡泡,泡泡飘飘摇摇,小孩就咯咯的笑。一双小手冻得通红也不嫌冷。
家中独子的缘故,我从小就特别希望有个弟弟或妹妹,因此我特别喜欢比我小的孩子,比如奈奈。奈奈比她哥哥要好上许多,比她哥哥聪明比她哥哥安静比她哥哥成熟。不像她哥哥,本身就是个幼稚鬼,还凶巴巴的。
沿着索菲亚教堂往下走就是哈尔滨著名的商业街———中央大街。
我到的时候是下午,天晴了,阳光喷洒下来,柔和了线条冷硬的建筑。空气中浮动着烤面包的香气,耳边传来特色小吃的售卖声。
红肠,大列巴,冰棍儿,糖葫芦~
红肠又胖又肥,大列巴微酸却有韧性。冰棍儿奶味十足,可惜就是粘舌头。
糖葫芦的种类很多,山楂的,草莓的,葡萄的,竟然还有橘子的。山楂鲜红饱满,裹着晶莹的外壳,味道和多年前我在上海欢乐谷吃过的略有不同。草莓酸酸甜甜,冰糖冻的有些硬,咬起来真废牙。
葡萄,我没吃葡萄的.......



我端着空了的咖啡杯,在中央大街上来来回回徘徊,等到呼吸都和这冰冷的空气融为一体时,夜晚终于降临了。
华灯初上,人流交织。
今天是十二月的最后一天,中央大街聚集了不少的人,在这里迎接新年的到来。
我顺着人流挤进了一家商场,这家商场今晚有歌会,请了不少的明星。
我进去的时候,临时搭建的舞台上早已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有不少姑娘手腕上绑着晴空蓝的丝带,头上戴着老鼠耳朵的发卡,神情激动,一脸雀跃。
我问其中一个看起来稍微淡定点的女孩子哪里可以买到这种晴空蓝的丝带。她怔怔的看了我一眼,一个拔了声调“啊”字刚喊出口就转而降落,婉转程度堪比山路十八弯。
“我的给你了……”她压低声音并迅速褪下了自己手上头上的装饰,一溜烟儿跑远了。
我看着手中有着小小的“IE”标志的发卡欲哭无泪。姑娘,我真的只想要那个晴空蓝的丝带而已啊!

演出开始了,灯光暗了下来,尖叫在耳边炸开。
突然间,我有些紧张。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
一把低沉而温柔的声音穿越周围的嘈杂清晰的传入我的耳蜗。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
那声音隔绝了人海,盘旋在耳畔。
“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暄,对你说一句只是一句。”
“好久不见...”

易恩,好久不见……



霓虹闪烁,夜色温柔。
我和易恩随着人流慢悠悠的走。
“易恩...”
“马振桓...”

“你是老人家你先说。”他抿着嘴乐。
“是假的。”
“什么?什么是假的?”
“我和xx的绯闻,是假的。”
“嗯!假的!”他点头,脸上挂着盈盈的笑,眼神却飘向了远方。
他围着大红的围巾,耳朵鼻尖都冻得通红,有雪飘飘摇摇落在他的眉梢。
恍然间我觉得有巨大的轰鸣声传入脑海,有大片大片的阳光如流水般哗啦哗啦涌进内心,温暖异常,豁然明亮。
“易恩...我...”
“砰!砰!砰!”
大朵大朵的烟花在墨色的夜空绽放。
我记得有人说过,一起看过烟花的人可以得到幸福。

“五...四...三...二...一!”
铛......
钟声敲响,
新的一年开始了。



“易恩,我喜欢你。”

“好巧诶,我也喜欢我自己!”

“屁诶~”

“好啦好啦!马振桓,我也喜欢你。”


尾声

“快看!那是喜鹊!易恩你可真幸运,看到喜鹊意味着即将有好事情发生!”

















评论 ( 16 )
热度 ( 30 )

© 四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