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囍

驰隙流年,恍如一瞬星霜换。
双白(IEI)/百合/随笔

遥远的距离 【吴亦凡x岳云鹏】【明星凡x厨子鹏】【脑洞 无关真人 虐 雷慎点】

每章的第一段全部来自歌曲《遥远的距离》


01

一条路,曲折不平。一场爱,忽远忽近。你就像黎明前,那颗流星,如此绚烂让人琢磨不定。


岳云鹏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带着满身的葱花味急匆匆往家赶的时候看到了商场LED大屏幕上正播着吴亦凡新戏的宣传片。
吴亦凡,流量担当,少女杀手,国民明星。时而深沉冷峻,时而细腻温柔,举手投足间不知秒杀了多少人的心。
岳云鹏驻足了很久,直到宣传片播完了他仰着头脖子都酸了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小凡…”岳云鹏低喃,眼睛里蔓上了哀愁,他早已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见过吴亦凡了。
说来可笑,他自己都不信他这样一个普通卑微到尘埃里的人竟然会和全民偶像扯上关系。
吴亦凡,大明星,也是他的恋人。或者说,是他单方面认为的恋人。
岳云鹏大了吴亦凡五岁,他们打小在一个大院长大。那个时候,岳云鹏的父亲是文工团的团长,家底还算殷实。而吴亦凡自小便没有父亲,母亲是个漂亮却有些疯癫的女人。
为此,吴亦凡没少挨大院孩子们的欺负。但岳云鹏不同,岳云鹏会在周围的小孩欺负吴亦凡的时候大声呵斥他们,并将他们用力推开。
彼时的吴亦凡已经八岁了,看样子却不足六岁,细瘦而伶仃。岳云鹏瞧着心疼便总是从自己带吃的给他。
有一次,岳妈妈包了牛肉馅儿的饺子给岳云鹏当午饭。八十年代,全肉馅儿的饺子相当金贵,岳云鹏没舍得吃,一个个小心翼翼的夹进铝饭盒里,一路小跑的送到了吴亦凡手上。
吴亦凡打开饭盒盖子的时候,饺子还冒着热气,浓烈的香气钻进他的鼻子,冲得他头昏脑胀。他自小吃饺子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过来,更别提牛肉馅的了。他来不急多想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站在他旁边看着他吃的岳云鹏咽了咽口水,但看到小孩吃的开心,就半个字也没说。
还有一次,岳云鹏的中学举办运动会。他报名参加一千五百米,跑了个第一。老师一高兴,奖励了他一支奶油冰棍。气儿都没喘匀的岳云鹏举着冰棍在近三十度的天气里奔跑。他一心想着吴亦凡没有吃过这个味道,得让小孩儿尝尝。
他跑到吴亦凡的小学时,吴亦凡正在上课。他和老师打好招呼叫吴亦凡出来把冰棍递到了吴亦凡手上。
冰棍早已化了大半,乳白色的液体粘在他手上。看着咬冰棍咬得正欢的吴亦凡,他笑了。偷偷的舔了舔自己的指尖,呵,甜的。
时光翩跹,往事如梦。
转眼间当年需要岳云鹏庇佑的小孩成长为一个身量比他还要高大的俊朗青年。
岳云鹏抹去眼角泛起的泪,骂自己矫情。小孩子成了明星,受人追捧瞩目,衣食无忧,不再吃苦,不再受人欺负,不是挺好的吗?
对啊,多好啊!他应该高兴才对。
唯一叫他难过的,是他现在想要见上吴亦凡一面太难,可他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到,他多想摸一摸吴亦凡的脸告诉他多吃点怎么又瘦了呢?对吴亦凡的思念深入骨髓,他却连一个电话都不敢打,他怕打扰到小孩工作,怕毁了小孩的前程。思念收不住从心口溢出来的时候,他就翻看从前他们的合照。就像小孩子一直都陪在他身边,从不曾离开。
只是今晚看过小孩新戏的宣传片后,思念翻江倒海,来得比每一次都要强烈。他犹豫再三,还是摸出了手机打给了吴亦凡。
小孩没接,应该是在忙吧。他家小孩打小做事就认真,踏入娱乐圈后工作态度更是频频受到合作方好评。想到这儿,岳云鹏笑了。
他自顾自的朝前走,没有注意到前方驶来的高速运行的汽车。
吱......嘭……
刺耳的声响划破夜空,整个世界天旋地转。


02

一个人,两种心情。一场梦,梦了又醒。我就像风吹过,那片浮萍,没有重量就像一道剪影。


吴亦凡完成新歌的录音已是深夜。他接过助理替给他的手机才发现有多个未接来电,其中有一个是岳云鹏的,时间是下午七点四十分。他想回个电话给男人,又觉得太晚了岳云鹏一定睡了,不如白天抽空再回话也不迟。而其他的未接来电通通来自一个号码,他并不认识,也就没有必要回。
他已经连着工作了十六个小时,非常累,如果可以他恨不得倒地就睡。然而就当他躺在保姆车里昏昏欲睡的时候,电话响了,来电依旧是那个陌生的号码。
吴亦凡扫了一眼不耐烦的挂断,可没过一会儿,铃声再次响起。
“请问有什么事吗?”吴亦凡接了电话,语气里带着几分无奈。
“您好,请问您是岳云鹏的家人吗?”
岳云鹏?怎么提到了他呢?
“对,我是。”虽心存疑惑,吴亦凡还是给了答案。
“是这样的,我们这里是xxx市人民医院......”

放下电话,吴亦凡瞬间清醒了大半。
“快,快掉头去机场,快...”他催促司机。
坐在副驾上的经纪人诧异转身正对上了吴亦凡惊惶失措的眼。
“岳...岳云鹏他...”
经纪人心下了然,便不再多问,只是叮嘱司机快归快,但也要注意安全。

饶是尽了最快的速度,吴亦凡赶回小城到达医院的时候也到了当天傍晚。
岳云鹏遭了车祸此刻正躺在重症监护室里,面色苍白,浑身上下缠绕着乱七八糟的管子。
吴亦凡看到这一幕喉咙涌上一阵甜腥,险些摔倒。
“病人的情况并不是很乐观,你要有心理准备。”耳边回响起医生的话,吴亦凡把额头抵在玻璃上向监护室里看。不是那个时候还给自己打过电话吗?怎么就不好了呢?霎那间心脏绞痛,视线模糊。
在他的记忆中,岳云鹏一直都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
他从小就爱唱歌,唱的也好听,只不过他胆小自卑,从来不敢在外人面前表现。岳云鹏知道了,为了给他练胆子,就趁着晚上文化宫闭馆的时候带着他偷偷从后门溜进去。
闭了馆的文化宫,空空荡荡,夕阳的余晖透过气窗洒了一地的暖。
暗红的绒布幕,踩上去吱嘎吱嘎响的木质舞台,岳云鹏站在舞台下,半个身子都陷在光线里,微笑着给他鼓掌。这是他记忆中最美的时光。
吴亦凡还记得有一回他们被文化宫的保安逮了个正着。岳云鹏攥着他的手一路狂奔,边跑边笑,保安气得在他们背后大骂小兔崽子。
后来他从小舞台走上了更大的舞台,他赢得了更多的赞誉,更多的掌声,人人都道他气场强台风稳。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一直不过是许多年前那个站在文化宫里唱歌的小男孩,他最想要的也不过是那个总是含着笑看着他的男人的掌声。

评论 ( 2 )
热度 ( 8 )

© 四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