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囍

驰隙流年,恍如一瞬星霜换。
双白(IEI)/百合/随笔

一直很安静番外篇之昨天(一) 【IE 不算甜】

这个系列是组合解散后的故事。


马振桓的钱夹掉了。
那个钱夹用了好些年,边缘都已破损,况且钱夹里并无能泄露个人信息的东西,掉了就掉了吧,毕竟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经纪人劝他。
马振桓不听,铁了心的要张贴寻物启事。经纪人见拦也拦不住,只得吩咐助理去办张电话卡供小祖宗寻找钱包用。
其实经纪人是满腹疑问的,一个破钱夹有什么可稀罕的,竟值得大费周章去寻找。然而职业素养让他乖乖闭嘴,自从掉了钱夹,马振桓就没笑过,自己上有老下有小,他可不想因为这事触了马振桓的霉头因此丢了工作。
马振桓也知道自己这样不断释放低气压不好,可他控制不住。用他自己的话说,那个钱夹用了那么多年都用出感情来了,丢了能不心痛嘛!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全然忽视助理经纪人质疑的目光,反正他是Boss,想怎么讲他说了算。
马振桓哪里能承认,因为这个钱夹是易恩送的,所以他不能丢。
当年组合在日本拍写真集,恰逢他生日,只是这生日过的一波三折惊心动魄。他手机掉了,不知何时掉的也不知掉在了哪里。手机本身并不值钱,手机里的资料信息却足够要了他的命。心神不宁的他保持着高度的敬业精神完成了拍摄,脸却黑的仿佛涂了锅底灰。黑了脸的马振桓谁都不敢惹,要知道温柔的人一但发起脾气用台风过境来形容都不为过。
可偏偏有不怕死的,易恩像个小尾巴似的跟在他身后笑得狡黠。他不忍和易恩发火,只得满脸焦灼的看着疯甜和工作人员交涉。
交涉到后来疯甜突然笑了,易恩拿出他的手机大叫生日快乐。原来易恩拾到了他掉在车上的手机,而知情的大家装作焦急无措也不过是他生日的整蛊计划。
他拿着失而复得的手机觉得好气又好笑,心却软得一塌糊涂。
晚上临睡前易恩神神秘秘的交给他一个牛皮纸袋说是生日礼物。他打开,发现是一个浅棕的钱夹。怎么形容呢,总之很易恩。
马振桓明面上嫌弃的吐槽,背地里却得瑟的把钱夹带在身边,这一用便是好多年。
这些年里他换了新公司,换过新发型染了新发色,框架眼镜也不知换了多少副......他改变了太多。可他唯独舍不得变的,就是这只钱夹。
他不晓得自己到底在执拗些什么,这只钱夹仿佛成了能让自己还留着有关易恩的念想的唯一的救命稻草。好像有了它,他和易恩间的渐行渐远就会消失不见。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所以当钱夹掉了的时候,他着急的发疯。他花大价钱大气力去寻找,然而三个多月过去了,他发出的那些启事宛如石沉大海。
该怎么办呢?能怎么办呢?要拿什么才能换回来呢?
他不知道。





流浪汉很开心。他拾到了一枚钱夹,浅棕色,款式很旧,边缘也有了磨损,但幸好里面有不少现金。他仔细的把钱拿出收好,没有注意到随着钞票一起带出的飘落在地上微微泛黄的相片。
相片上的男孩眼睛明亮,睫毛弯弯,有着小小的酒窝,笑容青涩而腼腆。年纪很轻,看样子不过二十岁。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四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