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囍

驰隙流年,恍如一瞬星霜换。
双白(IEI)/百合/随笔

一直很安静番外篇之匆匆那年(二) 【IE 甜】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红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晏几道《鹧鸪天》


雨落敲响了三更,蹇宾看罢折子一抬头就瞧见齐之侃穿着他们初识时的那件白衣正端端正正的站在自己面前,眉眼里尽是温柔。
“小齐,有什么事吗?”
“王上,以后批折子别批到这么晚了。天凉了,要记得加衣。我藏了坛天枢国的好酒就埋在我宅子里那棵桃花树下,寻着空闲的功夫您就叫人把它挖出来......”
“小齐今晚这是怎么了?”
“臣...臣恐怕得走了……”齐之侃垂眸,整个身子都陷在摇曳的阴影里。
“小齐,你...”蹇宾想起身,四肢却酸软无力。
“君上...”齐之侃唤得极轻极慢,像是要把这一生的眷恋都揉了进去。
“小齐你别走,小齐你回来,回来啊,小齐...”
“小齐...”

马振桓猛然惊醒,眼角潮湿,胸口传来的闷痛叫他分不清这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
下床喝了两大杯冰水,马振桓终于回过神来。这是自刺客拍摄结束后齐之侃和蹇宾第一次入了他的梦。大概是受了白天拍摄的影响,所以才有这样的梦吧。
白天在片场,当饰演马超的易恩披着盔甲出现在他眼前时,有那么一瞬他似乎停止了呼吸,恍然间他仿佛看见了齐之侃踏尽风沙踏遍万水越过了千年的时光向他走来。
“承君器重,无以为报,唯肝脑涂地,以谢君恩。”
耳畔回荡起齐之侃的誓言,马振桓觉得自己好像又回到了飘着雨的那一天。他站在楼阁之上捧着小齐留给他的最后一封信,声嘶力竭,这王城之内,这诺大的天玑国,竟再也寻不到小齐的踪影,泪如雨下之际心如死灰。
“呵......”你是一个演员怎么能被牵绊被桎梏在一个角色当中?被导演喊上场的马振桓摇头轻笑。
然而这一整天的戏他都拍得恍恍惚惚,只要一对上易恩的脸,小齐就脱口而出。
其实马振桓心里是明白的。
和他住一个房间的易恩,给他的整个剧本都标了拼音的易恩,帮他订外卖的易恩,陪他一起直播的易恩。
易恩,易恩,易恩,易恩。
归根结底,让自己对蹇宾念念不忘的,不过是易恩。
只是他自己不愿承认罢了。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承认的,只是大天蝎固有的傲娇告诉他必须要反着来才酷。
多幸运呐,他扮演了蹇宾。
更幸运的是,他是认识易恩的马振桓。
闹钟的铃声惊醒了闷头傻乐的马振桓,他飞快的洗梳好来到了化妆间。
易恩早就到了,正乖乖的坐在镜子前。看见他进来,调皮的朝他眨了眨眼。




我也不知道我写的东西和《鹧鸪天》这首词有啥子关系。只是看到popo的新微博,不知为何脑海中突然闪过了“几回魂梦与君同”这句话,于是便有了这个不算脑洞的脑洞。

评论 ( 3 )
热度 ( 28 )

© 四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