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囍

驰隙流年,恍如一瞬星霜换。
双白(IEI)/百合/随笔

一直很安静 【IE rps向 强行HE 】

番外篇

马振桓的人生中有两个意外。
其一,莫名其妙的加入了Spexial。
其二,鬼使神差的被一个小屁孩蒙住了心。


马振桓拿着台本发呆。上场戏是他和女主角的对手戏,也是整部剧的重头戏。他饰演的男主暗恋女主数年,心意相通后向女主告白。
前面的戏马振桓拍的极顺,举手投足间都是款款深情,可唯独要讲出“我喜欢你”这句台词时他总是卡住,无论如何都开不了口。在NG了数条后,导演让他先下去休息,调整状态。
“你要把她想象成你最爱的人,想象一下你爱的人就在你眼前,你要向她告白。”导演的话回荡在耳畔。
最爱的人吗?马振桓轻笑。
最爱的人啊!一张干净的带着酒窝的笑脸闪入脑海,莫大的酸楚在胸腔蔓延,滔天巨浪的酸涩感几乎要将他淹没。马振桓抬手,缓缓挡住了眼睛。
马振桓一直记得第一次见易恩时的情景。彼时的易恩只有十八岁,眼睛明亮,睫毛弯弯,笑起来青涩而腼腆。
一开始他只把易恩当作弟弟,见到零食就双眼泛光咬手指的易恩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小屁孩。渐渐的,马振桓发现易恩和他想象中的似乎并不一样。易恩是团里的老幺,却没半点任性,做事严谨,交代下去的任务定会做到最好。性格又软又甜,撒娇耍宝卖萌打滚儿浑然天成,被团里的哥哥怼了,也只是傻傻的笑。
而小屁孩真正走进他内心源于一次访谈。访谈中提到他在一部剧中的一个小角色,队友支支吾吾,易恩却飞快的答出不假思索。马振桓无法形容当时的心情,他从小在国外长大,成长环境造就了他独立自律的性格。人人都讲他是个温柔的人,但很多时候人们都忽视了越是柔软的人越有一道牢不可摧的防线,马振桓也不例外。他将出现在他生命中的人和事都隔离在防线之外,保持着最安全的距离,礼貌但却疏离,他不肯走出,别人也进不去。
所以当易恩笑着讲出那个名字时,他筑起的安全大厦以摧枯拉朽之势坍塌。
他开始对之前他特意忽视的易恩对他的示好做出回应,开始和易恩分享,分享美食,分享歌单,分享生活中的快乐与难过。最难得的是,易恩总能get到他人get不到的点,譬如他那些无厘头的冷笑话。默契度宛如十多年的老友。
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们之间的火花,而让这点火花以燎原之势蔓延的,是他们合拍的《刺客列传》。《刺客列传》中他们是一对君臣,他的角色是腹黑的天玑王蹇宾,易恩是他的小齐,齐之侃,齐将军。蹇宾与小齐相识于微时,不管是从天玑侯到天玑王,还是从明争暗斗的在野到波流暗涌的朝堂,小齐一直都在他身边。从相识起到生命的终结,小齐从未跟丢。
在《刺客列传》的宣传期,曾有采访问他和易恩在剧中学到了什么。那时易恩因新戏剃了光头,头发只长出茸茸的一层,只好带着棒球帽,满脸稚气,怎么看都像个没长大的小孩。就是这样的易恩却含着笑意,一脸虔诚的说他学会了一生只爱一个人。
马振桓突然间就想快点结束采访,他想把易恩藏起来,这样的易恩他不想和任何儿分享。
“Evan?Evan哥?改上戏了!”
思绪被助理打断,马振桓深吸口气,进了片场。
然而拍摄并不顺利,马振桓倒是能讲出“我喜欢你了”,只是这种喜欢和一朵花一种食物别无二般,眼睛里没有半点深情。
导演几欲发火,可对上马振满是愧疚歉意的脸,生生将火气压了下去,早早收工,让他回去多找找感觉。
马振桓回到住处,睡意昏沉,草草洗了澡又迟迟不能入睡,索性翻出手机登录小号刷起了微博。他几乎天天点进易恩的主页看,看易恩分享自己的生活状态,拍了什么戏,出了什么歌,又吃了什么新奇的小吃。易恩的每条状态他都烂熟于心,像个窥屏的变态。
易恩已经小半月没有发微博了,任凭粉丝呼天抢地就是不肯出来。马振桓其实有些担心,他走的时候易恩的感冒还没好利索就开工了,也不知小屁孩能不能照顾好自己。他想发微信问问,又觉得突兀而多余。他已经拒绝了易恩的示爱,再去叨扰,他都没法原谅自己。
易恩喜欢他,他一早就知道。他不傻,他也不是没谈过恋爱。他不会不知道易恩看他的眼神以及有求于他或怼他时,语气里肆无忌惮的撒娇所饱含的爱意。在这场他和易恩的角逐里,他看似是上位者是赢家,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输的彻底。他被易恩吃的死死的,却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看似聪明,实则活得比谁都累。
他早忘了是从哪里看到的话“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可这种事情嘴巴上不说,也会从眼神动作中泄漏出来。于是便有了网上他看着易恩时各种迷之深情迷之宠溺,有了粉丝调侃他们四舍五入就是结婚的言论。很多时候他也想像粉丝讲的那样,从心。从心?他也想从心,可现实哪有那样简单呢?
在圈子里组cp,那是娱乐是卖点是炒热度,粉丝开心公司获益,是一举两得的美事。可若真的放到现实生活中,就都变了味儿。马振桓倒是无所谓,家人开明,他不怕出柜更不怕被世俗所累,退出娱乐圈他还有别的路可走。但易恩不同,易恩没有后路。他怕自己的一时冲动和任性便会叫易恩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那个时候,他总会去搜索他和易恩的同人文,看他和易恩在另一个世界里的悲欢离合酸甜苦辣。他看过有关他们的各式各样的结局,或悲或喜。然而无论哪一种,他心里都是明白的,他们没有结局,也不可能有结局。
所以当公司破产要签新公司时,他落荒而逃。
只是他忘记了,忘记了小屁孩特有的坚韧和执着。所以当易恩的吻落下来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懵了。
易恩的吻横冲直撞毫无章法,还真是个小孩子啊!马振桓在心里想。他几乎就要捧起易恩的脸教小屁孩怎样接吻才是对的,脑海中突然闪过易恩没心没肺的笑脸。他呼吸一滞,猛的推开了易恩。
而接下来的一幕几乎成了马振桓逃也逃不过的梦魇。易恩满脸的泪,满脸的无措,满脸的绝望。他强压下翻涌在心头的疼痛,残忍决绝的打断了易恩的话。
然而当易恩要坐上车的时候,他突然后悔了。他想拉住易恩的手,却连半片衣角也未曾攥住。他看着易恩钻进车子,看着车子远去直到消失在视线之外,他方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冷,整个世界也变得如此陌生模糊。
后来,他进了新的公司,主攻音乐,两人交集甚少。偶尔的也会在微信上聊一些无关紧要不痛不痒的话题,不疏离也不亲密。
马振桓想其实这样也挺好的,没有开始也永远不会结束。他这样说服自己麻痹自己,直至接到易恩助理的电话。
当时他参加音乐节,正在候场,下一个节目就是他的。
直到上场,他的脑海中还一直回荡着助理的话“Evan,popo病了,有可能的话来看看他吧,如果不是病的严重我也不会打扰你。这些年他过的真的很不好,拜托了。”助理姐姐从组合还未解散时就跟着易恩了,所以他们两个的事,她多少知道一些。
马振桓在女伴的提醒下勉强稳住了心神,演出一结束连后台采访都没参加,直接奔向了机场。
一路上他都焦躁异常,然而所有的不安在见到易恩的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的易恩安静的躺在床上因发烧晕倒还未醒来,他握住易恩的手,有些凉却叫他莫名心安。马振桓看着眼前的青年,这是他爱的人,他爱的人有着最灿烂干净的笑容和最动人的眉眼,或许是生病的缘故,右眼下方一粒小小的泪痣平添了几分脆弱。马振桓心头一动,俯身吻了上去。
那个吻急促而短暂,短到马振桓以为那只不过是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幻想。然而如鼓点般密集的心跳却让他逃无可逃。
所以在易恩醒来后,他几欲想逃。
“Evan哥,你睡了吗?”轻轻的叩门声响起,马振桓晃了晃头,让自己从过去抽离,起身开了门。
“方便说话吗?”门外这部戏的女主角他的绯闻小女友仰起脸轻声问他。
马振桓点头,侧身让xx进了房间。
“Evan哥,最近有心事吧?”
“......”
“你从看完popo回来状态就不对了,所以是不是和他有关?”
马振桓猛的抬头,暖橙色的灯光下女孩的神情认真又严肃。
“不瞒你说,想当年我可是你和易恩的cp饭。所以啊,我们从前的那些脑洞啊那些暗戳戳的分析都是真的,对吧!”xx笑,语气温柔但笃定。
“别瞎猜,咱俩不也有那么多cp粉,分析得也头头是道。”
“Evan,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你听过'人生苦短,何妨一试'这句话没有,没听过上网搜搜相关视频来看吧。我要回去休息啦!晚安~”
xx揉着眼睛朝前走,走到门口突然转身“马振桓!你要加油!”
马振桓听罢,桃花眼闪了闪,偏头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窗外飘起了雪花,不大,却很快在地面上覆了薄薄的一层。
马振桓想,拍完这部戏就向公司告个小长假吧!某个小屁孩说过想要去加拿大看雪,这个时候加拿大的雪景会是最美的,他要带着屁孩去看呐。不然以屁孩的英文水平,自己去搞不好就走丢了。
雪还在下,有穿裹严实的小孩正在堆一个小小的胖胖的雪人。
圣诞啊,马上就要到了......

评论 ( 6 )
热度 ( 52 )

© 四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