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囍

驰隙流年,恍如一瞬星霜换。
双白(IEI)/百合/随笔

远大前程 【IEI rps】



一棵树从栽下到第一次结果需要三年;一盆仙人球开出一朵花需要三年;一个人完成从懵懂的少年到成人的跨越需要三年。
三年,一千零九十五天,二万六千二百八十个小时,一百五十七万六千八百分,九千四百六十万零八千秒。
听起来漫长,可实际上又很短。以至马振桓时常会恍惚仿佛只是弹指一挥间的功夫,三年的时光就晃晃悠悠的走远。
世人常说,人与人之间的重逢相遇皆为宿命。然而早在三年前,更准确的说是一年零八个月前,对于这种颇具东方玄学味道的说辞,马振桓是不信的。
直到一年零八个月前阴差阳错之下他遇到了一个足以改变人生轨迹的角色———蹇宾。
提到蹇宾,便不得不提在剧中与蹇宾有着大量对手戏的齐之侃。齐之侃的饰演者,是团里的老幺他的队友———易恩。
剧中蹇宾和齐之侃名以上是君臣,可私下里却总是透着一股被粉丝所津津乐道的似有若无的暧昧。
剧外他和易恩是同吃同住的好队友好同事,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兄弟关系,马振桓却总有种两人似乎都入戏太深的感觉。
拍摄时有一场戏是蹇宾为出征在即的齐之侃换战袍。与君一别,从此山高路远,再次相见已是在孟婆独守的望乡台。
拍这场戏时两人都红了眼圈,等下了戏依旧是心绪难平。有那么一瞬间马振桓的脑海出现了短暂的空白,恍惚间他以为自己真的是千年前的蹇宾,穿越时间的洪流来寻如今的齐之侃。他不确定易恩是否也有这样的错觉,却总是能在戏外看到易恩眼中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如同戏中一样的,迷茫与坚定交织的情深意重。
最初他并未多想,演员入戏是常有的事。好的演员需要信任角色,需要把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角色。演员能够赋予角色生命,同时角色又能让演员历经一次又一次脱胎换骨的重生。好的戏,不是演绎一个故事,而是不同时空里两个灵魂的交流与碰撞。
马振桓深谙于此,他相信易恩亦然。
叫他觉察出易恩眼神中闪烁出不同寻常的,叫他真正觉得两人看似正常不过的兄弟关系事实上是有那么一点微妙的,是这部剧宣传期的一次采访。
有记者问易恩拍了这部剧学会了什么?彼时的易恩为拍新戏剃了光头,头发将将长出茸茸的一层,摘下扣在脑袋上的棒球帽,头发就都软趴趴的贴在头皮上,傻的冒泡。就是这样有点呆也有点傻的易恩,满脸虔诚的说自己学会了一生只爱一个人。
在那一刻,马振桓的思维是停滞的,眼前的场景也都失了颜色。片刻过后,所有他以为遗忘了的和易恩相处的画面便都排山倒海般的向他袭来。连细枝末节都清清楚楚。
他记起了与易恩的初遇。那一天没什么阳光正好微风不躁,练习室里冷气十足,他又畏凉,被这么一吹心情自然不好。整个人便都跟放进冷库里冰过似的,一碰都能掉下冰茬。易恩就是在这个时候闯进来的,带着一身的暑气,一张稚气的脸汗津津的。看见队友就傻兮兮的打招呼,走到他面前却倏的停了。挠挠头又揉揉鼻子,最后又在衣摆处蹭了蹭手,才挂着小心翼翼的笑对自己说:你好,我是易恩。
他记起了在综艺里易恩准确的说出他曾演过的一个小角色,记起了团队活动时易恩的示好和不经意的撒娇,记起了为了拍这部戏易恩给他标了一整个剧本的拼音,记起了两人住一间房时易恩随手乱丢袜子到用时翻不到跳脚的模样,记起了只有他们两个才懂的冷出天际的笑话……
到了最后他的脑海里只剩下易恩明晃晃的笑容,以及回荡在耳畔的虔诚又羞涩的“学会了一生只爱一个人”。
嘴角不自觉的上扬,所有的画面便又都被重新涂抹上了温暖明亮的色彩。心跳漏了半拍,呼吸却轻快起来。
忽然间,马振桓觉得:世间所有的情动都并非偶然,看似毫无预兆的怦然心动,实则在许久前就埋下了伏笔。只需一个契机,那些深藏于岁月间被称之为“喜欢”的东西便可破土而出,恣意生长。
也是在这一刻,马振桓终是承认,遇见,的的确确染了点玄学的色彩。人与人之间的缘份总是神秘且奇妙,该有的相逢,或早或晚都会来临。今后无论是高山流水还是山高水长,这样的两个人间多多少少都会生出些羁绊。
马振桓庆幸他同易恩间能有这样的羁绊,看不见摸不着,却像是一根丝线牵引起过去和如今。叫他有勇气有信念有力量去寻求从此以后。
也正如他所期盼的那样,从那以后他们接触了更多形形色色的人,遇见了更多的角色,登上了一个又一个舞台.....
忙碌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眨眼之间,宿命叫他遇见的那个人闯入他的世界已有三年。
三年的时间叫从前那个不谙世事楞楞傻傻的男孩成长为有责任有担当有信念的男人,也足以叫他的内心变得更加的坚定而柔软。
从前的时候,当一个偶像做一名演员虽是他的梦想,却也不是非此不可。只是如今,他想要坚定的走下去。
他想要一步一步攀上更高的山巅,他想要登上更广阔的舞台,他想感受更热烈的光,他要拥有更远大的前程。
而这一步一步,他都希望能和易恩并肩而行。

评论 ( 6 )
热度 ( 59 )
  1. 小七哥哥四囍 转载了此文字

© 四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