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囍

驰隙流年,恍如一瞬星霜换。
双白(IEI)/百合/随笔

与梦无关【IEI rps】



冬天的江南向来是在浸润在阴冷潮湿里的,空气是湿润的,似乎连太阳也都沾染了湿气,氤氲在天际,变成模模糊糊的一团。
虽说潮湿但室外温度尚可忍受,等到了比室外更冷的室内,才切实的体会到怀疑人生是怎样的一番感觉。
易恩就是在这样的感觉中醒来的,湿意溜进他的骨子又透过皮肤的每一个毛孔钻出来。他尚未清醒脑子依旧混沌一片,刚从被窝里爬起被寒凉的空气刺激得直打寒颤也依旧是楞楞的,连眼睛都没全睁开。
昨儿参加完活动就已经很晚了,等回到酒店时易恩已经困得迷迷糊糊,上眼皮和下眼皮胶着在一起,连步子都是晃的。可又想起马振桓的耳提面命,只好耐着性子卸妆冲澡吹发最后迷迷糊糊歪倒在床,眼皮一沉坠入梦乡。
易恩又楞楞的坐了半晌,直到手机提示音响起是马振桓问他醒了没有,要是醒了就准备下楼吃饭,他才回过神。

火锅店里热气缭绕,浓白的汤汁翻滚,海鲜的香气阵阵飘来。
不知是不是因为熬了夜却难得没有水肿的缘故,马振桓的心情似乎不错,食欲出奇的好。
易恩看着只挑素菜吃的马振桓,呼吸顿了顿,一时间倒是说不清弥漫在心间的究竟是个什么滋味。拍戏免不了昼夜颠倒,前段时间马振桓疯狂掉秤,一米八几的人瘦的叫人心惊。易恩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可又不敢劝马振桓多吃。马振桓是易水肿的体制,不拍戏不上镜时对饮食的要求还没有那么严格。可一旦拍了戏就有好多东西都没法吃,吃了上镜就不好看。所以只得天天吃只放一丁点盐的清水煮白菜,又加上作息紊乱,想不瘦都难。
看着这样的马振桓易恩说不担心那是假,可踏入了这个圈子就会有得有失,他虽担忧可更为马振桓的努力和进步而骄傲。好在马振桓的戏份就要杀青,杀青后倒是可以肆无忌惮的吃一回,把拍戏这段日子挨的饿,一次全补回来。
“想什么呢?”马振桓敲敲桌子“怎么不吃东西?”
从酒店出来,马振桓就觉得易恩今天似乎不太对劲,虽然睡饱了觉,可整个人依旧是蔫蔫的,没什么精神。
“啊?哦...还不太饿...”
易恩回过神,下意识的揉了揉鼻尖。
马振桓一怔,心咯噔一下,连呼吸都慢了半拍。
易恩有个自己都不知道的小特点,紧张或说瞎话时会无意识的揉鼻尖。更何况他整个晚上都心不在焉,就差把“心事重重”四个大字写在脸上。
马振桓想问问他怎么了,想说的话在心里颠过来倒过去重复了一遍又一遍,闭着眼说连个标点符号都不带错的。可真正到了嘴边,又不知道如何才能开口。
易恩早已成年,不是当年那个心事都摆在脸上有点傻乎乎的大男孩。如今的小蝎子虽眼神纯净待人温和,却早已有了属于自己的尾刺。马振桓是独子不太懂得如何与弟弟相处,在易恩稚气未脱的时光里,他用“爱他就怼他”的方式小心翼翼的去试探去保护,却始终不得要领。等到了男孩一点点成长为男人,马振桓又觉得把关心说出来似乎有点矫情,男人和男人的相处方式该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可易恩心事重重的样子又叫他有点惶然,近来又拍戏又跑活动易恩体重掉得飞快。况且,最近网上有一些关于他们之间cp捆绑的言论,也不得不叫马振桓想易恩是不是因为这一点才如此恍惚的。
于是马振桓便兀自的陷入了说了怕是自己想太多,不说又放心不下,不知自己究竟是该说还是不该说的纠结中。

易恩也没好哪儿去,他方才被马振桓那么一唤,溜出千里远的思绪被生生拽了回来。可等马振桓一不说话,他的思绪就又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呼啦啦的跑远,可能因为跑得太快,引得心尖儿一抽一抽的疼。
易恩有点想不明白,马振桓这样好可为什么还是有人要通过自己来针对那么温润柔和的一个人。
网络上关于自己和马振桓捆绑cp的言论他不是看不到,只是嘴长在别人身上,想怎么说他管不着。可到了后来,这样的言论越来越多,便有些不中听的话也跟着冒了出来。这个时候他便坐不住了,怎样针对他都没关系,他怎么做是他的事情,他的人生不需要任何人来指手画脚。他独独不能忍受的是,有人借着他来嘲讽马振桓。
马振桓是他的队友是他的偶像是他的Evan哥,更是他无处安放的少年心事。见到马振桓笑都来不及,又怎能眼睁睁的看着有人如此的恶言相向呢?
他是想不通气不过的,却又不好直接怼回去。所以在刚刚的一整个梦里,他把那些发出针对马振桓不好的言论的人挨个怼了一遍。梦里是够畅快的,等醒了,畅快又全都尽数化作了毫无道理的怅然。易恩觉得自己似乎是有点神经质了,马振桓看过那些言论后的平静叫他惶恐不安。他怕马振桓被中伤,更怕马振桓会因此而改变。
浓白的汤汁闹吵吵的欢腾,带着香味的雾气扑了满面。雾气缭绕间,马振桓几次欲言又止,可易恩心事重重的样子总是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最后索性一咬牙,开了口。
“易恩,今天有不开心吗?”
“哥...你的梦想是什么?”
易恩缓了口气,答非所问。
“......”
马振桓呆了呆,被易恩跳脱的思维搞得有些懵。
“那你先告诉我你的梦想!”
马振桓回过神,下意识的反问。
“我嘛!我的梦想就是吃遍全横店粉丝过千万!数钱数到手抽筋游戏打到最高段!”
易恩笑嘻嘻,眼睛里的小星星一闪一闪。
星星的光映入马振桓眼中,驱散了所有的纠结与阴霾。
“瞧你那点出息!”
“威~马振桓你的梦想是不是永远不会水肿诶~”
易恩撇撇嘴,二哈附身。

其实马振桓说的对啊!易恩腹诽,他的梦想就是这样的没有出息。他喜欢打游戏喜欢和马振桓一起泡横店,他想要出名想拥有更多的话语权。他盼着有一天他能羽翼丰满,那样他就可以带着所有的光与勇气,无所畏惧所向披靡。他是如此迫切的盼着那一天的到来。

“马振桓,偷偷的告诉你,其实我还有一个梦想。”
“什么?”
说话的功夫,易恩非常自觉的坐到马振桓身边。
“你凑过来一点。”
马振桓的呼吸倏的贴近,易恩揉揉鼻子,深深的吸了口气。
“不...告...诉...你...”





易恩从入队开始便有一个梦想———有一天可以和马振桓组cp。
这是他的终极梦想。
而自两人的cp成立开始,易恩却突然顿悟———“双白”也好,“易桓”“桓易”也罢。这虽是他的梦想,可也与梦无关。
茫茫人海中,他只想和名为马振桓的那个人组cp。除了他,谁都不行。

和马振桓组cp,与梦无关,与爱有关。







评论 ( 4 )
热度 ( 48 )

© 四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