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囍

驰隙流年,恍如一瞬星霜换。
双白(IEI)/百合/随笔

一枕淮安【现欧 BE】



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文笔渣,刀。





高现醒来的时候窗外正飘着雨。秋雨绵绵,似乎连街灯的光线都染了水汽,昏昏黄黄,透着股疲惫陈旧的味道。
寝室里极静,伟哥和主席都不在。欧阳难能的没玩游戏,挂着耳机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也不知是醒着还是睡了。
高现的呼吸不是很稳,有些喘有点急。春困秋乏,加之前段时间他忙着剧社排练的事情严重缺眠,疲倦像是刻在了骨子里。整个人都是恹恹的,睡意总是说来就来。
下午没课,伟哥被学妹约了出去,主席去了学生会的干部会,欧阳窝在床上噼里啪啦的敲电脑。他躺在床上看书,看了没多久眼皮就像挂了铅块,又酸又涩怎么也睁不开。
高现不知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的,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他只记得自己睡前天还是亮的,等醒来天色就暗了。

梦中他置身于综合楼的阶梯教室,老师在前面喋喋不休的讲课,教室里闹哄哄的,周围都是他不认识的人...没由来的,他感到烦躁和紧张。旁边坐着的人是陌生的,他觉得...脏。
他掏出随身带着的消毒湿纸巾将桌子擦了一遍又一遍,因太过用力湿纸巾竟被扯断了。
周围的人看着他机械麻木的动作纷纷露出诧异鄙夷的眼神,这样的眼神他司空见惯,也不甚在意,只是又重新扯了张消毒纸巾。
可微微颤抖的纸巾和泛红的指尖到底还是出卖了他内心的不安,他觉得自己浑身发冷,就快透不过气了。
“老高,你怎么到这来了?”
恍惚间,他听见了最熟悉不过的声音。
“老师在班级群里通知换教室上课了,我猜你就没看到。”
说话的人留着一头浅栗色的短发,有着世间最干净柔和的眉眼。
“走吧,我带你去新的教室。”
说话人握住了他的指尖。
“你放心,我刚刚才用消毒纸巾擦过的。”
说话人笑了,春风化雨般的温柔。
'是你,不擦也没关系的...'
高现默默的想。
下一秒,身子一沉,恍然醒来。

咚咚的心跳冲击着他的鼓膜,高现仓惶起身,下意识的看向临床。欧阳的脸和梦境里的面孔相重叠,指尖似乎还残存着些许的温度,高现呼吸一窒,梦中透不过气的感觉又来了。
梦里不知身是客……
高现捏捏鼻根,呼吸反而平稳下来。

这不是他第一次梦见欧阳......
第一次梦见欧阳,是他洁癖最重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们刚刚入学没多久。 彼此都不是太熟,又进入了一个全新的环境,不安和焦躁笼罩着他,洁癖也跟着跑了出来。
高现到现在依旧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晴朗的午后,阳光出奇的好。他们下课回到寝室,欧阳随手抽了一张他桌上的纸巾,轻微到不能再轻微的举动,偏生触碰到了他的雷区。
几乎是一瞬间的,他将整包纸巾都扫到地上。欧阳本是对他笑着的,明晃晃的笑容也在这一刻凝固,转而染上了怒意。
接着,他和欧阳就爆发了至今为止最大的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争吵。争吵的过程他记不太清了,他唯一能记得的是争吵过后欧阳对他说的那句:抱歉,我不知道你不喜欢别人碰你的东西。
等到了晚上入睡前,他又收到了欧阳发来的消息:老高,我想了又想...你这样...要不明天?我陪你去挂号瞧一瞧?
当时他抬头看了眼欧阳,欧阳依旧在盯着电脑。一张脸藏在明明灭灭的光线里看不出情绪,唯独一双眼晴分外明亮。
他偏过头,手指在键盘上敲了删删了敲,犹犹豫豫了许久,终是回了个“好”。
后来,欧阳陪他去看了心理医生。再后来,欧阳就开始频繁的出现在他梦中。
每一个欧阳出现的梦里,他总是会遇到困境。在他焦躁惶恐的不得安宁的时刻,欧阳就会从天而降,牵着他的手走过穿过重重迷雾。
'一个男生竟然做这种梦!矫情!'
他在心里默默鄙夷自己,可欧阳这个名字似乎有魔力,他越想挣脱便越是逃脱不得。
于是,他任由欧阳一点点的占据他的生活,一点点的靠近他的绝对领域,最终成了他生命里的不可言说。
欧阳是心头血是眉间砂是阳春白日里的一点雪,最是难得。
这份喜欢。
他既盼着他知道,可更怕他知道。
欧阳是光,光就该照耀到他该照耀的地方去。不能因为平白多出的一面镜子,就改变了原本的行径。
于是他果断而决绝的将所有的波澜都尽数藏于梦中,连眼睛里都不肯泄漏出半分春色。

他本以为以为自己掩藏的很好,以为自己可以做到不动声色,以为自己能够做到波澜不惊。
却不曾想在得知欧阳被小白约出去后的瞬间,功亏一篑。
原本好得差不多的洁癖再次溜了出来,愈发的变本加厉。
“我看他心理就不太健康!”
那个时候,隔着门板他听见主席这样讲。
'对啊!我就是心理不健康!'
他嗤笑。
'强迫症!洁癖!同性恋!'
他垂下眼眸,无所谓的笑笑,可眼睛里到底还是染上了哀愁。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自己从未做过坏事,人生又何至如此?

“老高,你醒啦!”
欧阳听见响动,从床上爬了起来。
“啊?”
高现猛的回神,如梦初醒。
“你醒了我可就玩游戏,要不要一起?”
“你玩吧…我睡得有点懵,缓一缓再说。”
“行!等你想玩了就叫我。”
“嗯...”
高现点头,眼神飘向了窗外,可转而就又落到了欧阳身上。
欧阳怕影响他睡觉没打游戏,欧阳可以妥协和他吃鸳鸯锅,欧阳陪他去看心理科只说是挂号,欧阳从不说他的洁癖是病只说这是一种“症状”......
欧阳,欧阳......
电脑屏幕散出荧荧的光打在欧阳脸上,他正醉心游戏,眼角眉梢尽是专注。
“呵......”
高现揉揉额角无奈的笑笑,那天伟哥和他讲过的话无端的就从脑海里冒了出来。
“那我们聊一聊欧阳?”
“我对同性恋不支持也不反对。”
“站在哥们的角度我还是劝你放弃。”
“或者干脆就和欧阳说清楚了,他大大咧咧的发现不了。”
......
句句箴言,字字诛心。
'看吧,你多失败,其实你伪装的一点也不好。'
这是当时他听完伟哥的话后,脑海里唯一的想法。
通透如他,怎会不明白自己与欧阳的“不合适”以及旁观者清这样的道理。
只是他陷于梦中,身不由己。
他能维系表面的云淡风轻,却改不了内心的水深火热。欧阳总是带着笑的面孔早已深深的烙印在他的脑海里。
他好不了了。

“大晚上的,你们怎么不开灯?”
寝室门被推开,伟哥从外面回来,带了一身的水汽。
“我刚刚睡醒,眼晴不太适应强光。”
“现在好了,你开灯吧。”

啪!
下一刻,明亮的光填满了整个房间。
高现眯了眯眼,欧阳依旧专心游戏,不受丝毫影响。
窗外雨声飒飒,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高现拢了拢被子,又重新躺了回去。
好梦总是留人睡,欧阳是他一场瑰丽的梦。干净温暖,胜却所有人间烟火。只是这梦虽暖,与人间隔的却是万丈星河。

高现捻捻指尖,发觉指尖早已一片冰凉。






评论 ( 4 )
热度 ( 21 )

© 四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