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囍

驰隙流年,恍如一瞬星霜换。
双白(IEI)/百合/随笔

嘿!巧了嘛这不是!(番外篇)【IEI AU】

番外一

友(爱)谊(情)万万岁!!!


最近易恩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
隔壁办公室音体美组新来不久的音乐老师熊梓淇,总是有事没事就跑来给马振桓送吃的。
早上肉笼豆浆油条,中午炒饼馄饨鸡公煲,时不时的还送咖啡蛋糕费列罗当作下午茶,就差晚上粘在马振桓后面回家给做饭吃了。
易恩看在眼里吃在嘴里急在心里!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要想抓住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男人的胃”,易恩看着熊梓淇一趟又一趟的往办公室跑眉头一皱觉得大事不妙。

“事情就是这样...”
易恩抹了把脸,十一月的风吹在脸上吹得他脸皱巴巴的。易恩觉着自己的一颗心好像漏了风,也被吹得皱巴巴的。
“所以呢?”
彭昱畅抬起头眼神飘渺一脸的不明所以,嘴角还挂着点奶酪。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怪招人疼的。
“所以这次奶酪你请!”
“......”
彭昱畅的妈和易恩的娘当年是同一个寝室的好姐妹好同学,同吃同睡同享乐,等毕业了依旧保持着紧密的革命情谊。因此彭昱畅算是易恩的半个发小。
和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天生就皮实的易恩不同,彭昱畅生来一副安安静静乖乖巧巧的模样,笑起来温和白甜无公害,姐姐疼妈妈爱。还在念幼儿园的时候就被围着摸摸头捏捏脸,教养脾气都好到没边,真生气了也只是板着脸说句“你不能这样”,没有丝毫杀伤力。
“彭彭!说我到底该怎么办!”
易恩抱着栏杆扯着嗓子哀嚎,彭昱畅一手捂住耳朵一手扯着易恩的衣襟满脸的心惊胆战。他看看结了薄冰的水面又看了看穿得厚重的易恩悠悠叹气,生怕自己一撒手易恩重心不稳就栽进后海里喂鱼......
“要不...要不你也给马振桓送吃的试试?”
彭昱畅明显的感受到了易恩的呼吸顿了顿,眼睛也跟着亮起来。
“彭彭就是厉害!!!”

晚上回家,易恩龇着一口白到反光的牙乐开了花。他举着自己写得满满当当的食谱,看着食谱上方那几个鲜红的大字满足的舒了口气。

“友谊稳固计划”正式启动!!!

第一日。
古语有云“三更灯火五更鸡”,天还未亮易恩就挣扎着从床上爬起。
“糯米大米蒸饭...油条叮一下...昨儿买的肉松呢?哪儿去了?”
易恩睡眼惺忪念念有词没精打采。
“哥!你干嘛呢?”
出来喝水的奈奈和易恩碰了个正着。易恩被这么一叫彻底清醒了,手一抖,准备切咸萝卜的菜刀当啷一声滚到地上。
“这...这不是看你读书辛苦给你准备营养早餐呢嘛!”
易恩眼神闪烁,脑子转得飞快。
“哦~”
奈奈点头,一声长叹叹出了山路十八弯,怎么听都带着分意味深长。
“哥好不容易给我做次饭,我不睡了,看着你做。”
奈奈微微一笑,纯真无邪。
“......”
计划第一日,失败。

第二日。
冬天嘛!要送就送果盒!水果营养多!
超市里奈奈扯着易恩的袖子如是说。
草莓西瓜红布林,荔枝枇杷车厘子...
奈奈细白的指头指哪里,易恩就没头脑的捡哪里。
总之就是什么反季节买什么,还一定要是进口的。
然而......
这一兜子的水果还没等易恩切好摆成爱心送过去,就被易妈妈给过来蹭饭的马振桓全拿出来吃了。
“吃吧吃吧,想吃什么吃什么!”
易恩看着自家娘亲姨母般的笑,一颗心忽扇忽扇的四面漏风,一首二泉映月在脑海里回荡个不停。
罢了罢了,反正也是给马振桓吃的,谁给不是给呢…一样的一样的...
易恩看着马振桓扒着枇杷满脸哀切,昨儿刚冒出的痘痘似乎又大了一点,挂在鼻尖又红又亮。
第二日,“友谊维护计划”,未能执行。

第三日,易恩总结教训痛定思痛,决定还是出去买早点比较安全。
安平巷里有家烧饼铺子,芝麻烧饼是一绝,他家火烧更是马振桓的心头好。
这次易恩起的比第一天还早,起床的时候两眼一摸黑,连太阳的影子都瞧不见。
稀疏的星子在头顶流转,干枯的枝丫在眼前一晃而过,风吹得易恩一颗心鼓胀胀飘乎乎的,像要飞起来似的。他把车子蹬得飞快,嘴里哼着小曲儿也不嫌冻牙,心情出奇的好。
“老板!给我来十个糖火烧打包!”
他到的时候火烧刚出炉,腾腾的热气窜向濛濛亮的天空,隔着老远都能闻到那股子香甜的味道。
“谢啦!”
接过老板递来的袋子,易恩搓了搓冻得有点僵的手,等着热气散了散小心的把袋子揣进了怀里。
新出锅的火烧热呼呼的,隔着衣料易恩都能感受到那烫人的热度,烫得他心尖尖也跟着发热发痒。
“老妈两个爹三个奈奈一个我两个,还剩两个...算了算了…我的那两个也给马振桓。”
易恩骑着车子不情不愿的腹诽,车子还是刚上高中时他和马振桓一起换的,年头久了蹬起来哗啦啦的响。
易恩一路没敢停的骑着,等他到家时正巧赶上每天的早饭时间,火烧也很争气的冒着热气。
只是他一推开家里的门......空空荡荡连个人影都没有......
易恩愣了愣脑门拍得那叫一个响,才想起昨儿晚上马振桓走时跟自家娘亲说好今早都去他家吃韭菜盒子。
天要亡我!!!
易恩一声哀嚎抹抹眼睛垂头丧气。
“嘿!呆子你干嘛呢不去吃饭?”
易恩回头就看见马振桓站在门口。
“我......”
易恩连忙把袋子往身后藏,他看着马振桓那张干净的笑脸又想到自己还没洗脸,顿时觉得没脸开口。
丢人!忒丢人!
“走吧!吃饭去了!”
马振桓到底眼尖,瞥见了袋子的一角。他揉了揉易恩的头发,不动声色的接过袋子,荡漾在眼中的笑意......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易恩被揉得晕头胀脑傻乎乎的跟在马振桓后面走,笑容扯到耳根,就差原地转三圈大喊“天不亡我!”!
只是......
还没等进马振桓家门,易恩就看见熊梓淇裹着棉衣站在院子里冲他微微的笑。标准的八颗牙齿,笑容非常真诚非常灿烂。
计划第三日......
唉......

第四日。
闹钟响的时候易恩和周公下棋下得正嗨,他勉强睁开眼睛透过帘子瞧了瞧一片漆黑的天,两眼一闭又倒了下去。
结果不出一秒他又腾的坐起来,换衣洗脸刷牙,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熟练自然。
等他收拾好了出了院子心里盘算着给马振桓买炸糕还是买包子,才猛然想起今天休息。
休息日,马振桓一般不吃早餐。
易恩看着还没亮的天,眨巴眨巴眼睛,翻出了手机。
“彭彭,我觉得...我的计划...快要执行不下去了。”
易恩飞快的敲字,敲完了,手指堪堪悬在屏幕下角,怎么也落不到那个蓝色的按键上。
叮!
微信提醒,易恩瞥了眼屏幕,手机差点飞出去。
“易恩今天有时间没?约上彭彭咱和熊老师一起吃顿饭。”
???
易恩抬头看了看马振桓并未亮灯的房间,又想到了当初自己和彭昱畅提起这件事时彭彭飘飘忽忽的眼神和不咸不淡的态度。顿时心中警铃大作,觉得事情似乎有那么一点的不妙。
“彭彭你和马振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彭彭你是不是早就认识熊梓淇?”
“彭昱畅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这个时间早起来了!”
易恩敲着键盘,心里很气。
“彭昱畅你要是再不出来咱俩就绝交!!!”
吱扭……
马振桓家小院的门开了。
“易恩!”马振桓裹着睡袍“过来!”

“索...索以你们早就认识了,熊老斯你是马...马振桓的远...远方表哥...彭彭你是和熊老斯微信摇一摇认识的!!!”
饭桌上易恩大着舌头红着脸,桌上排了一溜儿的青岛,非常的豪气冲天。
“不是摇一摇!!!是微信转账!!!转账!!!”
彭昱畅喝得也有点高,他晃晃脑袋,翘起的头毛也跟着一晃一晃。
彭昱畅和熊梓淇的相识可以说是教科书式的“坑蒙拐骗”教科书式的不可言说教科书式的不能细想,用熊梓淇自己的话讲这都是天意!!!天意!!!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说谎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脸不红心不慌,都不带打草稿的。
两人的孽缘大概要追溯到三个月前,三个月前熊梓淇工作调转成功。为了庆祝他请朋友去广安门附近吃涮肉。
他们一行人去的时间不太巧,正赶上饭口,一群人捧着手机排排坐等着拿号放行。
彭昱畅也是其中一个。
不过和其他刷着手机的人不同,彭昱畅在低头摆弄着单反,他在翻看自己上午在大观园拍的空镜。怎么看怎么喜欢,怎么看都觉得自己是个天才。
这样认为的不止他一个,在他旁边站着看了许久的熊梓淇也这么想。
'照片拍得真好!!!'
'孩子可真白!!!'
'真可爱!!!'
'真带劲儿!!!'
熊梓淇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脑海闪过弹幕无数。
“请...请问您有事吗?”
彭昱畅看完一抬头就瞧见了盯着自己的痴汉脸。
'妈呀!连声音都这么好听!'
熊梓淇觉得自己呼吸急促耳尖发烫,他估摸着自己这是遇见了...咳...遇见了纯洁的友情。
“帅哥!我没带现金,你现金够吗?你现金要是够用借我点我微信转给你,这家店好像用不了微信支付宝”
熊梓淇眼睛一转随口胡扯觉得自己搭讪的理由简直完美。
“看你这么帅心肠一定好!”
末了,熊梓淇又补充了一句。
彭昱畅本来就被看得发懵,熊梓淇这么连珠炮似的一说他就更懵了,出于本能他就晕乎乎傻兮兮问了句:你要多少?
等后来熊梓淇加上他微信有事没事就找他聊天约饭逛公园,又被熊梓淇和马振桓拉上了合伙“欺负易恩玩儿”的贼船,他才后知后觉的回过味来———那家店不能用微信支付宝简直鬼扯,现在街边买煎饼果子的大妈都会扫一扫。
被拉上贼船的彭昱畅看看马振桓又看看熊梓淇,顿时悔不当初不顾形象的仰天长叹捶胸顿足,被熊梓淇一把搂进怀里捋了捋头毛后,选择了出卖多年好友。
用彭昱畅自己的话来讲:这事儿真不能怨我!要怪只怪美色误国美色误国!!!

“不都一样!结果就是你出卖我!亏我还向你求助...彭昱畅你!!!”
“和彭彭没关系,都是马振桓的错,是马振桓指使我送饭给他指使彭彭那么说的!”
“不可能!我和马振桓一起长大的我还不了解他!他不是这样的人!!!”
易恩一脸悲愤,义愤填膺。
始作俑者马振桓在一旁强忍笑意,抬手耸肩表示这不怪我。
“易恩恩别气了,喝了这杯酒我们还是好朋友。想开点嘛,你给马马准备了三天以后说不准马马给你准备一被子!”
彭昱畅拍拍易恩,眼睛红得像兔子。
易恩瞄了眼马振桓,马振桓表示这很可以。
“原谅你了!”
易恩小声嘟囔。
“干杯!”
“干杯干杯!!!”






“你真的要给我准备一辈子的零食?(≧∇≦)”
“想得美!=_=”





番外二

纯真岁月(高中)

“春天来了,又到了万物复苏的季节。随着湿润季节的来临,万物开始骚动。”
赵忠祥老师富有磁性的嗓音响起时,马振桓抬手关了电视。房间里光线昏暗,易恩歪在沙发上睡得昏天暗地。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万物复苏......
马振桓看着口水淌下来了都没察觉的易恩就忍不住的唉声叹气。
他打小和易恩一起长大,风里来雨里去,别别扭扭吵吵闹闹也走过十七年了。
十七岁!十七岁...
哪个少年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花一样美好的年纪。
可......
大概是易恩觉得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少年情怀不存在一心只读漫画书。柯南大雄圣斗士,阿衰豌豆鲁大富!
有小姑娘羞羞答答旁敲侧击的问他喜欢什么样的人,他张嘴灰原哀闭嘴格雷尔。就非常的...非常的不识时务。
可易恩偏偏又生了张俏脸,这么不解风情的直男性格暗地里引得不少小姑娘芳心暗许大呼好萌!
以至于马振桓常常哀切又无奈的想:这真是个看脸的世界。
然而人生就是一场戏,马振桓怎么也想不到讨人厌又讨人嫌的易恩有一天在他眼里竟然也不是那么烦人,甚至还有一点可爱!
喜欢!想亲!
剧情发展非常极其的不按套路出牌。
对于自己的这个想法马振桓甚为忧愁,他憋了三天左思右想以四颗痘痘为代价终于想清楚,这一切可能都是青春期荷尔蒙分泌在作祟。
初中生物老师讲过:凡事要遵从自然规律,否则就会受到自然的惩罚。
马振桓一边涂着芦荟胶一边总结出老师的这句话是在告诉他们———做事要尊重自己的内心!
于是!!!
他上课偷偷瞄下课座位跑,就连上个厕所都要拉着易恩一起去。但凡有小姑娘靠近易恩,他就立刻搂过肩膀哥俩好。情书不收了,话也不多了。甚至跑到校园论坛八卦区匿名发帖“扒一扒高一X班马三字和易二字的基情”。
语言清新质朴生动活泼贴切流畅,非常具有指向性。一时间他和易恩之间的八卦小面积内传得沸沸扬扬。
对于传闻,马振桓表面淡定内心沸腾,将斯文闷骚抒发演绎的淋漓尽致,就差给他颁个奥斯卡金像奖。
'易恩一定看见帖子听说绯闻,快来快来问我怎么回事!快快快!!!'
内心戏十足。
只是一件事情的成功往往是一环扣一环,哪个环节出了差池都不行。马振桓觉得自己占军天时地利人和,偏偏忘了易恩在某些时候容易少根筋。
'不问询不表示不反对,渣男渣 男!!!'
马振桓外表笑嘻嘻,内心.....
有泪不能流有苦诉不出。
对于这些马振桓觉得自己忍一忍也就过去了,易恩早晚有一天能开窍会长大。来日方长~来日方长~
然而马振桓没想到,天真白甜傻易恩有一天竟也会答应和女孩子去荡起双桨。
果真人不可貌相!!!

“咳!咳咳咳......”
易恩突然起身,他被自己的口水呛醒了。
“都下午了不和你的圆脸小姑娘逛公园去?”
“啊?不去了…不去了…”
易恩明显的没有睡醒,目光迷离语气软萌。
“不去了?”
“不去不去!你不去我去有什么意思……”
易恩扯扯抱枕,转身又睡了过去。
“......”

'看来易恩有些时候少根筋也不是那么不好!'
马振桓戳了戳易恩的小酒窝。
'可爱!喜欢!想亲!'




(完)

评论 ( 6 )
热度 ( 89 )

© 四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