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囍

驰隙流年,恍如一瞬星霜换。
双白(IEI)/百合/随笔

嘿!巧了吗这不是!【IEI 现代AU HE】




办公室里的老师们都知道新来的教数学的易恩易老师和教英文的小马老师马振桓似乎,不太对盘。
两人都在初一年组,就坐面对面,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连句话都没有。只要有人和其中一个提起对方,得!眼睛里迸发出的那怨念的小眼神能整整留在提出人脑海里三天!阴影,实在是重啊!
要说两人教的学科那是八杆子打不着一点关系,扯不上什么利害关系。 况且小马老师性格温文尔雅谈吐礼貌风趣,易老师温厚老实平日里总是乐呵呵的待人又大方,他们两个怎么看都不像会故意找茬的人。可偏偏碰到一起的时候就......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因此初一年组的其他老师们每天都活在心惊胆战中,生怕有一天两人就在沉默中爆发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日子,苦啊!

至于小马老师和易老师为什么这么不对盘,那可有一段三天三夜也扒不完的历史。事情还要追溯到很多很多年前......
在很久很久之前,小马老师和易老师还都不是老师,那个时候他们正天天背着书包生活在,早上怕迟到上课怕睡觉下课厕所抢不到蹲位放学食堂抢不上槽的水深火热的日子当中。
易恩和马振桓是一条胡同里的邻居,两家住的有多近呢?只要马振桓愿意,他探探脑袋,下半身还站在自家院子里上半身就已经到易恩家了。
因此同年同月同日生只差了半个时辰的两个人,从小就被绑在了一块。
从打两人小学开始胡同里的大爷大妈在每天出来遛弯的清晨,就都能看见两个的身影一前一后的走。前面那个板着张小脸努力的迈着并不算太长的小腿使劲的捣腾(这里指奋力走的意思),后面那个虎头虎脑的跟不太上可脾气倒好总是乐呵呵的。这一走,就走了六年。
在过去的六年里,和所有同龄的孩子一样,两个屁孩子闹闹吵吵虽有互看不顺眼两看两相厌不见就想念的时候,倒也还算和睦的过了六年。可等一上了初中,由于某些青春期里你知我知大家知的原因,矛盾渐渐就来了。
由于地理因素,理所应当的两人又被分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那个时候易恩尚未完全发育,依旧有点虎头虎脑的样子,笑起来的时候就露出小酒窝,傻兮兮的。而小时侯还有点婴儿肥的马振桓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身体抽条似的长,婴儿肥不见了,五官的轮廓愈发的清晰。在同龄的依旧像小土豆似的男孩子当中,要多打眼就有多打眼。平时总是一副斯斯文文乖学生的样子,成绩又好,不知迷惑了多少老师的眼晴。当然,还有一些情窦初开的少女心。
于是从初中新入学那一天开始,马振桓书桌堂里类似于饼干果冻糖果小浣熊这样的不知道谁送的小零食就从未断过,还有胆子大一些的小姑娘亲自跑到班级里来给马振桓送德芙。
每当这个时候易恩就一边把眉毛扬到天上去在心里念着现在的小姑娘知不知羞的啊一边扯开马振桓桌堂里小浣熊的袋子放肆的嚼,也不知道他是把方便面当成小姑娘了还是当成马振桓就给咔嚓咔嚓的咬碎了。
开始的时候倒还好,易恩蹭吃蹭喝没心没肺的吃了马振桓一年。等第二年的时候,易恩后知后觉心里多少开始有些不是滋味了。
人和人之间就是要多些真诚少些套路,易恩这孩子从小就实诚,所以他大大方方的承认:小爷我就是嫉妒!!!
你想啊,一个打小和你一起长大的人。学习好相貌俏!身边总有一群莺莺燕燕在环绕!连你亲妈做的炸酱面里他的肉末永远都比你多一些!标标准准的别人家孩子,讨人厌又讨人嫌!最最主要的是这个别人家孩子还天天在你眼皮子底下晃荡,什么事都要被拿来比较一番!
真不怪易恩小气,这事搁在谁身上谁不生气?摊在谁身上谁不难受?
说的好不如做的好!易恩承认完他嫉妒马振桓,还真就身体力行的实践起来。
首先他做的———上学不等马振桓。
每天早上闹钟一响,他飞似的奔下床,洗脸梳头把牙刷。床也不赖了镜子也不照了,嘴里叼着豆浆袋怀里揣着老妈蒸的新出笼的大包子,拎起自行车就跑。跑到马振桓家院子前还要看上一眼,非要贱兮兮的等着马振桓出来的一刻再一溜烟儿的骑走。
开始两天马振桓还奇怪,等他回过味来想明白了。
呵!
于是从第三天开始,他起的比易恩还要早,在胡同口和别的伙伴约好了,专等着易恩骑车出来的时候说说笑笑一起走!
第一局,马振桓胜!
胜不骄败不馁,紧接着易恩就想出了第二招———你有小女生给送零食小爷我自己买!
于是每天第二节课(大课间)下课铃声一响,易恩就以光速飞奔而出,目标直指学校小卖铺。
易恩在马振桓一脸你脑子吃小浣熊吃傻了吧的慈爱注视下,终于有一天因吃了太多零食灌了一肚子北冰洋后,不幸的得了胃肠感冒,还是马振桓送他回的家。在上吐下泻瘫在床上整整三天后,易恩看到小卖铺就要绕道走。
第二局,马振桓不战而胜!
常言道失败是成功之母,易恩深信其道。脑子一转眼睛一闪,第三招就在热热闹闹的暑假里拉开了帷幕———冷战。
胡同里长大的孩子脾气秉性一个赛一个的仗义豪爽,在玩的方面也绝不含糊。所以暑假伊始,年纪稍大点的孩子就带着一群“小兵”走街串巷,争地盘捉迷藏喝酸奶玩得不亦乐乎,易恩呢就混在里面傻兮兮的跑。
要知道从前的每个假期他不是和马振桓在家里看那部厚厚的似乎怎么读也读不完的《三国演义》,要不就动物园里走一遭,光是看鸟儿两人就能看上一天。
这个假期动物园也不去了,《三国演义》也不看了。易恩独自一人跟在大队伍后面跑了大半个假期后,一拍脑袋,坏了!假期作业可是一点没写!就算从今天开始他废寝忘食奋笔疾书到了开学也不一定能补完!
万分悲痛左思右想后,他很不要脸的敲响了马振桓房间的门......
于是在一个凉风习习的夜晚,易恩陪着马振桓排在胡大门前的队伍末端又低头数了数自己口袋里的压岁钱,很影响市容的扯着脖子干嚎了一首刘欢老师的《重头再来》。
第三局,唉......算了算了……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
就这样,一场由易恩单方面宣布开始的持续了大半个学期的对决,在易恩的压岁钱被马振桓点的小龙虾的掏空下,惨淡收场。

初中三年转眼间就在两人闹闹吵吵鸡飞狗跳的生活里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高一报道那天,易恩特意起了个大早,还非常骚包的喷了点发胶,就差没把六神当香水用。
可当他交完报到证进了教室门看到坐在靠窗倒数第二张桌子旁那把小椅子上的人时,头发似乎还是跟着身体抖了三抖。怪不得马振桓不给自己看报到证呢!
当时易恩脑子里浮现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他要去长安路上裸奔!
“嘿!易恩巧了吗这不是!我们还是同学!”
阳光下马振桓笑得一脸坦荡,落在易恩眼里怎么看怎么猥琐。
命里有时终须有!易恩抬头看看天抹抹眼睛,接受了这个现实。

或许是一上高中就要面临出国还是高考这样严肃的人生抉择的缘故,选了认真准备高考的易恩在高中三年里安静了不少。插科打诨斗嘴那是必须的,只是再没做过类似初中时那种傻里傻气想要和马振桓一争高下的事。
不过高二那一年倒有一件事,却是可以让易恩时不时就拿出来在马振桓面前臭得瑟一下的。

有句话说的好“人怕出名猪怕壮”!也怕青春期里的孩子吃了化肥似的长!上了高中的易恩好像吃了史丹利,忽的拔高,不久前还能穿的衣服说短就短了一大截。五官也长开了,眼窝深鼻子挺虽然还在冒痘,可一点不影响外貌。邻班一个小脸圆眼的可爱姑娘天天和同桌念叨他,连看向他的眼神也不太对。
终于在一个微风和煦天气晴好的星期五下午,易恩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了圆眼可爱姑娘约他周六去北海让我们荡起双桨。
易恩对小姑娘其实没什么意思,他单纯的觉得小姑娘人美又可爱,周六出去和她解释清楚以后能做朋友也是挺好的。
“想得可挺美!”
马振桓知道后很毁形象的翻了个白眼。
易恩也不反驳光顾着傻笑,在他的认知里自己总算是扳回了一局,总算是可以一雪初中时没有小女孩子爱搭理自己却总是爱围着马振桓转的前耻。
说来也稀奇,初中时有那么多女孩子喜欢的马振桓,到了高中似乎很难有女生能和他长久的接触。方圆半条走廊的范围内,别说一个给马振桓递情书的女生,就是连只母蚊子它都没有。反倒是有风言风语传出来马振桓和他有一腿。
面对这样惊天的绯闻,马振桓倒是淡定,一副你爱怎么传就怎么传的样子。而当事人之一的易恩更是毫无自觉,他的关注点完全不在有人传他可能是个弯的这一点上。他想不通的是明明自己身边那么多好哥们,怎么偏偏绯闻对象是马振桓?思来想去他厚脸皮的估摸应该是只有马振桓的高颜值和自己最匹配,他俩站一起只看脸那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整个思考过程如行云流水,一点没察觉到有什么不对。
等到了周六他还想拉着绯闻对象一起逛公园,被果断拒绝后就不停的碎碎念:马振桓你就是嫉妒。
被马振桓哦了一声后果断噤了声。

那是两人高中生活里唯一一个不算平凡的小插曲,再后来就是高中毕业。
参加完高考填报完志愿在家满心欢喜的期待着大学新生活的易恩在收到通知书那天如遭雷劈,瞬间觉得自己命运多舛人生惨淡。
他的通知书和马振桓是一起到的,打开信封,除了名字系别不同,剩下的哪里都一样!!!
易恩可以用他最爱的爆肚发誓,之前他和马振桓真的不知道对方报的是什么学校......
天地良心!!!
“嘿!”
马振桓挑眉。
“巧了吗这不是......”
易恩憋憋嘴,觉得自己快哭出来。

等到再后来就是大学毕业,学校公开招聘,两人被招进一个学校凑巧的分进了一个年级一间办公室。

有句话是怎么讲来的???
缘,妙不可言。
在无数的日子里,易恩常常哭丧着脸这样想。

本来马振桓和易恩这又臭又长的青春成长史到这里就该告一段落,既然进了一间办公室那就继续这段叫易恩哭笑不得的孽缘好了。
只是......
马振桓被家里安排去相亲了。
易恩还是在饭桌上从自己老娘口里才知道的,马振桓竟然一点也没和他说。当时他炸酱面才吃到第二碗,一口面卡在喉咙里上不去也下不来,咳得他胸腔都在疼。

奶奶的!从早出生半个时辰就占尽先机的马振桓小学时比他高初中时比他受女孩喜欢高中时又比他学习好......他紧赶慢赶好不容易能和马振桓并肩幸运的进了同一所大学又进了同一个单位,本以为可以喘口气过过终于不用再被比较的生活了。
结果呢!结果呢!!!
易恩很愤怒!!!
咱一起逃过课同过窗北海上面划过船动物园里看过鸟胡同里面吃过面天桥上面贴过膜的光辉岁月你都忘了吗忘了吗!!!
易恩扣着耳机抱着吉他声嘶力竭。
“小兔崽子你不睡觉啦!”
易妈飞过去一只拖鞋,世界就此安静下来。
“你怎么就能去相亲呢…你怎么可以去相亲呢……明明不就是我的绯闻对象吗……”
易恩抱着吉他,声音越来越小。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吉他浅色的外壁上,碎成了几瓣。
第二天,新的易恩单方面宣布的冷战又打响了。

最后还是易恩的妹妹奈奈实在看不下去了。
“你啷个猪脑壳啊你怕是猪都要比你聪明的咯!”
“......”
“我说哥,马马哥他去相亲你就去阿姨那里问地址说是要帮阿姨监视他到底有没有乖乖相亲的嘛!”
!!!

最后易恩终于如愿要到了马振桓的相亲地址。
相亲那天易恩到的比马振桓还要早,他躲在暗处看见两个人排完队点完单坐下后抓准时机一溜烟儿的冲了进去,速度比他当年下课去小卖铺还要快。
“小姐不好意思,其实我......”
马振桓一句话没说完就生生咽了下去,他看着身边不知怎么就冒出来的易恩有点语塞。
和马振桓相亲的姑娘倒是镇定。
“老板再来三盆麻小!”
易恩听见姑娘这样喊,豪气冲天。
“你好我是马振桓相亲对象,没准儿以后能是女朋友。”
姑娘伸手。
“您看看巧了不是!我是马振桓绯闻对象,没准儿以后能是男朋友。”
易恩回握,还郑重的摇了几摇。
只见姑娘脸色变了又变,亏得教养好才不至于把刚端上的小龙虾都扣在易恩脸上。
“您可得相信我说的都是真话!”
易恩大言不惭面带笑容抓着人姑娘的手不放。
“他说的是真的?”
姑娘眼神飘向马振桓。
“抱歉...”
姑娘无力的滑在椅子上,捂住了心口。
“饭算是我请的,您可以叫朋友来吃,要是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
马振桓一把扯起易恩的握着姑娘的手不放的爪子,鞠了鞠躬。
“罢了罢了…我还活着呢…”
姑娘摆了摆手,有气无力,一抬头才发现哪还有什么人影。


“我说马振桓你觉得我刚才说的那句话怎么样?”
天桥上,易恩把头埋在衣服袖子里深深吸了口气,麻小的香味就透过衣料飘了过来。
“哪句?”
马振桓笑笑,明知故问。
“就...就绯闻对象那句!”
“巧了吗这不是!我也是那么想的。”
“那你想的怎么样了?”
“再容我考虑考虑吧!”
“嗨!马振桓你别走啊马振桓!刚才你拿的是我钱包付的账!你走了我一会儿怎么回家啊……喂...马振桓......”




要问易恩这一次的单方面冷战到底赢没赢?
诶!算了算了!
就让他赢一回吧!





(完)

评论 ( 24 )
热度 ( 92 )

© 四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