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囍

驰隙流年,恍如一瞬星霜换。
双白(IEI)/百合/随笔

爱如少年 【IEI rps】



易恩在浴室洗澡的时候隐约听到手机在丁零丁零的响个不停,打在头发上洗发水的泡泡还没冲干净就扯了浴巾赤着脚急匆匆的往外跑。跑到门口的时候脚底一滑,幸亏眼疾手快扶住了门框才没至于和地毯来个三百六十度的亲密接触。
随意在浴巾的一角蹭去了掌心的水珠,易恩咬着嘴角连着输了三次密码才进入界面。
没有电话也没有微信消息,倒是有一条来自10086的问候在闪个不停。易恩撇撇嘴转身回了浴室,并为自己出现了手机在震动这样一人生错觉而感到失落与羞耻。
方才没冲净的洗发水此时随着着温热的水一起流进眼睛,易恩揉揉眼角默默叹气。
最近一段日子,易恩总是觉得小苹果的提示音在耳边响个不停,可十次会有八次证明那是错觉。好不容易有两次并非错觉,划开手机发现不是“不管风里雨里永远惦念你”的10086,就是其他不相干的人等,而微信聊天置顶的那个人似乎永远也不会主动发消息。
易恩闭上水龙头抹了把脸,有点消沉。他也不清楚是因为那个人没回消息才郁闷,还是因为自己陷入了“感觉手机在震动”这样一个怪圈才郁闷。只是不管哪种原因,都足够叫他沉浸在少年维特之烦恼的情绪里患得患失。
当...当...当...
就在易恩不断纠结自己是因为哪种原因而郁结的时候,门被敲响了。
“易恩!你在吗易恩?”
隔着厚重的门板,一把温柔的嗓音精准误区的传入易恩的耳朵。易恩手一抖,穿了一半的浴袍算是白穿了。
“在!很快就好!”
慌里慌张的系好浴袍的带子,嘴上应着却又拐到了浴室。浴室的镜子上还蒙着水汽,易恩伸手抹了抹,一张带着笑意的脸就露个出来,看不见半点消沉。
“你看我带了什么过来!”
门一打开,浓郁的桂花香气先飘了进来。马振桓拎着食盒,笑容有点得瑟。
隔着袋子易恩能瞧见盒子里是一个个小小的汤圆,不是什么稀罕东西,可桂花的香气却实在迷人。
“是什么?”
易恩吞吞口水,明知故问。
“我亲手煮的汤圆,加了今天开机仪式后粉丝送的糖桂花,想着和你一起当宵夜吃。”
“怎么就非得和我一起当宵夜...怎么不和你新cp小姐姐一起吃...”
易恩小声嘀咕,可开盖子舀汤圆吃的动作却一点没停。
马振桓听了也不在意,眼睛弯了弯,笑容有点温柔又有点意味深长。
“马振桓你不吃吗?不吃我替你吃啦!”
今天是两人合作的一个新戏的开机仪式,为了上镜效果好,从昨晚一直到开机仪式结束两人都没吃过东西。仪式结束后又被媒体拉去拍照,等拍照结束了早饿得前胸贴后背了。等到了放饭时间,易恩早就饿过劲儿了,匆匆扒了两口饭,就说什么也不肯吃了。马振桓当时看了眉头皱了又皱却什么都没说,等到回了酒店借了小锅打算给易恩煮点宵夜吃。期间助理过来蹭吃蹭喝,被他难得“小气”的踢了回去。
而说是要两个人一起分享宵夜,也不过是为了督促易恩好好吃东西找的借口。据马振桓了解,如果今晚他不来给易恩送汤圆,那易恩绝对会拿零食把这顿饭糊弄过去。
“我不吃。”
“那我可都吃了!”
易恩抱过马振桓面前的食盒,埋头吃得专注,两腮一鼓一鼓像只花栗鼠。
马振桓看在眼里,嘴角翘了又翘。他想要揉一揉易恩的头毛告诉易恩慢一点吃,可手举到半空就又堪堪落了回去。他摘下眼镜,捏了捏鼻根,看上去有点惆怅。
至于马振桓为何惆怅,大概和“少年易恩之烦恼”是一个道理。
在马振桓前二十三年的人生里,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喜欢上一个还在冒痘痘的小屁孩。可喜欢之所以能称之为喜欢,大概就是因为心动总是不按套路出牌,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就悄然降临。
所以马振桓的二十三岁像是一个分水岭。前二十三年里他是人前成熟稳重温文尔雅人后少言寡语心思难猜的Evan,就算感情上是受尽伤害的一方也只是默默承受绝不多言。二十三岁后的他宛如被打通了任督二脉,私下里话越来越多外人面前也偶尔会做出放飞自我突然活泼的事……而这一切的改变却是因为易恩的出现。突然出现易恩像是照进马振桓生命中的一道光,将如今的马振桓和过去的Evan完完整整的区分开,泾渭分明。
和易恩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总是会让马振桓觉得似乎回到了自己从未体会过的,少年时代该有的青葱岁月。他同易恩唱k,讨论动漫,吃小吃,抬杠互怼……都是些平凡甚至是有点幼稚的小事,可马振桓觉得只要是和易恩一起,就有着说不完的话做不尽的事。而他们说过的话共同经历的每一件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小事却深深的刻印在马振桓的脑海里,在无数个不得入眠夜晚里熠熠生辉。
马振桓不是没谈过恋爱,在他认清了自己的内心之后,却突然间蹑手蹑脚的羞涩起来。像是一夜之间就回到了和女孩子多说一句话就要脸红心跳的年少岁月。
“马振桓...”
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忽的凑近,马振桓来不急躲,眼看着这易恩的额头磕向了自己的牙齿。
易恩的头发早干了,因为没吹,头毛张牙舞爪的支棱着。柔软的发丝划过马振桓的鼻尖,像是羽毛掠过了春水。马振桓呼吸一顿,心跳不止。
“你头发上好像粘了点纸屑,好了我帮你拿下来了。”
易恩甩甩手,扔掉了并不存在的纸屑。一双眼晴像是要把天上的星星都纳入进去,眼神炽热而坦诚,可因计谋得逞而产生的小得意还是从跑出来的酒窝里溜了出来。其实易恩刚刚就看到了马振桓一副魂不守舍灵魂出窍的样子,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连自己盯着他看了那么久,都没有察觉。
易恩一直觉得,马振桓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人了。古装丰神俊逸,像之前的蹇宾,又比如今天。一个转身一个回眸皆是风华,气魄融进了骨血带着点冷带着点俏,端的是公子如玉世无双。而卸了古装的马振桓,眉眼里似乎藏着数不尽的心事。一双眼睛像是载着脉脉的远山又像是盛着盈盈的秋水,多情还似无情,到最后竟也分不清是温柔多一些还是清冽多一些。
曾有无数次,易恩想早晚有一天自己要吻上那人的嘴角,看一看这双眼睛会流露出怎样的情绪,带来怎样的故事。
很长一段时间里,易恩并不这样想。他不知从哪里听来一句话:你对一个人有欲望,那叫喜欢。你为了一个人忍住了欲望,那叫爱。
易恩对此深信不疑,并将其奉之为人生信条。小心翼翼的维护着和马振桓之间的感情,不敢越雷池一步。
只是后来易恩才发觉:爱会叫人忍住欲望可同时也会加深这个欲望,欲望不会消失,反而会随着爱而深入骨髓。而承担起欲望背后所背负的责任所在,才是爱的真正意义。
更何况他还年少,人生总该有一次奋不顾身的爱的想法占据着他的内心。易恩时常会想自己究竟喜欢马振桓什么?他曾在微博上看到过这样的话: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
当初看到的时候他在心里叫嚣,不该是这样,不该是这样的。他喜欢马振桓不是因为马振桓有着他欣赏的才华性格外表,而是马振桓全部的样子他都爱。他爱马振桓所有的闪光点,也爱马振桓存在着的譬如不会用app中文不是很好甚至还有一点汗脚这样的小不足。
因此易恩总结不该是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而是你的样子我都爱。所以对于自己到底喜欢马振桓什么那个蠢问题,易恩思来想去觉得是无解的,他能做的便是忠于内心。
而方才魂不守舍的马振桓突然间让他内心有了小小的波动与窃喜:是不是两人间相处时的火花是真情流露而并非一些人口中的仅是为了组cp?会不会那些冒着粉红泡泡的可能都是真的?马振桓会不会有一丢丢喜欢自己?
于是他恶作剧般的贴近,如愿的听到了来自马振桓心底的声音。
“我帮你取下头发上的纸屑,避免了你形象被损你要怎么谢我?要不叫声易恩哥听听?”
易恩挑眉,很不要脸。
“我煮了夜宵给你,易恩哥又要怎样谢我呢?”
马振桓忽的靠近,鼻息喷洒在易恩脸上,一双眼睛动人心魄。
只是一瞬间的,易恩像是被定在了座椅上,他无法顺畅的呼吸也没办法集中精神思考。面颊连带着耳朵又红又烫。他本能又傻气的拉起马振桓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处,让马振桓感受自己如鼓点般密集的心跳。

笑意荡漾在马振桓的眉梢,有点点光彩从他的眼睛里倾落。他扣住易恩的手,轻轻的吻上了易恩的嘴角。

评论 ( 13 )
热度 ( 80 )

© 四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