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囍

驰隙流年,恍如一瞬星霜换。
双白(IEI)/百合/随笔

浮生六记【唐晶&罗子君】

算是清平乐的番外吧,题目借用沈复的《浮生六记》,本文内容依旧与剧情无关,依旧ooc怪我,依旧私设如山。图个乐呵,为喜欢的cp写个美好的结局。

浮生六记

一.端午

小满后,接连下了几日的雨,天将将放晴没两天,端午就来了。
作为一个重要的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唐晶和罗子君在几天前就开始张罗端午那天的吃食。
“五黄、三白、一红”那是必然少不了的,在这一点上唐晶和罗子君达成了一致。然而在端午最具代表性的食物———粽子上,两人却争论的不可开交,就差一人举一个小牌牌在家中拉帮结伙搞站队了。
唐晶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北方人,坚决奉行“南咸北甜”原则不动摇,实力拒绝罗子君好说歹说不断向她安利的咸粽。
用唐晶自己的话讲:这是原则问题,绝不能妥协!
而罗子君也不知发了什么疯一门心思坚持不懈的游说唐晶要入乡随俗。
两位年近四十在职场上独当一面的新时代女性,在此刻为了一枚小小粽子的口味问题,宛如小孩一般的较上了劲儿。
内战,一触即发。
然而这就苦了两个人争着抢着可拉拢的唯一的人选———平儿。
一面是亲妈一面是像亲妈一样亲的干妈,手心手背都是肉,得罪了谁自己往后的日子都艰难啊!小小年纪就古灵精怪的平儿思来想去,黑溜溜的眼睛一转,灵光突然。
“你们各吃各的不就好了嘛!”
晚上吃饭的时候,平儿咬着大排鼓着一张小脸如是说。
唐晶闻言抬头,正对上了罗子君望过来的眼睛。罗子君眼中含笑带着一点点俏皮,唐晶别过头轻轻勾起嘴角笑的一脸莫测。
端午一早,平儿是被团团带着竹叶清香的清甜之气唤醒的。他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赤着脚跑进了餐厅。
餐厅里,餐桌上摆着大大小小的餐盘,盘子里盛着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粽子。他亲爱的妈妈和漂亮的干妈各端坐在餐桌的两侧,像是在洽谈项目的甲方和乙方。
平儿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莫名的嗅到了一丝火药的气息。
不妙不妙,平儿心中警铃大作,他方想猫着腰蔫悄悄的离开,就听见自己妈妈以极温柔的语调唤了声:平儿~

后来据当事人回忆,那段时间他们家吃了半个月的粽子。

二.至少还有你

薛甄珠去世了。
急症,走的特别突然,毫无预兆。
薛甄珠,薛女士,罗子君的母亲,非典型性上海小老太太。
罗子君得着消息的时候正在杭州准备参加一个产品会,子群在电话里带着哭腔告诉她的时候,她愣愣的回了句我开完会马上回去就匆匆挂了电话。
整个大会她都浑浑噩噩,她拼命的集中精力想听研发员都说了些什么,可惜她什么也听不清,她只能看见研发员的嘴在不停的一张一合。
因是冬天的缘故,会议室里暖气开的很足,不少人都热的脱了外套,只穿着单衣。罗子君却紧紧的抿紧大衣,她觉得自己很冷,冷的上牙打着下牙。
大会开完的时候,已经快晚上了。罗子君昏沉沉的从大楼一出来,就看见唐晶裹着围巾正站在楼前广场的花坛前等着自己。
直到坐上车唐晶载着她回上海时,罗子君整个人还都是懵的。两天前她从上海走的时候,薛女士还对她说等她回来一家人一起出去吃个饭聚一聚。平日里也总是生龙活虎的,体格比她还要强健。比她爱美也比她爱漂亮,喜欢颜色鲜亮的衣服喜欢颜色夸张的口红,有事没事的时候就爱拉着她念叨那些家长里短……她所以她怎么也听不明白子群在电话里说的“咱妈走了”到底是什么个意思。
罗子君还记得自己和子群还小的时候,妈妈总是跟在她俩身后寸步不离,不肯让她们俩离开自己的视线一秒。更别说丢下她俩去别的地方。
所以什么叫走了?怎么就走了?走哪儿去了?
子群不知道妈去哪儿了,那唐晶呢?唐晶念书的时候就无所不知,唐晶会不会知道妈去哪儿了?
罗子君想问,可她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她张张嘴,一个音节都没发出来,泪就滚了下来。

处理母亲后事的整个过程罗子君都异常的冷静,没有再掉一滴眼泪,她有条不紊的安排着一切,拒绝了包括前夫陈俊生在内的任何人的帮助。
短短的一周内,罗子君掉了八斤的称。唐晶看着心疼却也不插手这件事,她能做的就是每天换着样的给罗子君做东西吃,中餐她不擅长就照着食谱一点点摸索学习。罗子君不吃饭她也不吃,罗子君晚上要守夜,她便也不睡。罗子君去哪儿,她就跟到哪儿。
唐晶心里明白,她的子君无需太多言语上的安慰。在蚀心之痛面前,言语苍白而渺小。
罗子君陀螺一样的忙,等到母亲的头七过了,她一下子就病倒了。
罗子君发了高烧,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吃了药她沉沉睡去。梦中她还是小时候的模样,在茫茫的黑暗中独自一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走了许久也见不得一点光亮。
“妈妈...妈妈...”
她焦急的呼唤,可没有人应答,只有无尽的风从耳边呼啸而过。
“妈妈...妈妈...”
她着急的朝前跑,跑着跑着咚的一下摔倒了。
“妈妈...妈妈...”

“子君!醒醒啊子君!子君!”
黑暗中罗子君听见有人焦急却温柔的呼唤着她,好像有一双手将她扶起,那双手轻柔的扫去沾在她衣襟上的尘埃又转而牵住了她的手,带着她一点一点的朝有光亮的地方走去...
一团模糊的光晕在眼前晃动,罗子君轻咳几声,视线渐渐清晰。
原来,我没有妈妈了。
罗子君看见了桌案上摆着的母亲的黑白相片,愣愣的想。
“子君...”
她怔怔的侧过脸看见唐晶正坐在床前,而自己正与她十指相扣。

三、岁月轻狂

罗子君收拾房间时,理出了一个上了锁的小木头箱子。
这箱子她瞧着眼生,估摸着应该是唐晶的。
晚上吃过饭,唐晶坐在沙发里借着落地灯的光读《红楼梦》。罗子君把箱子藏在身后,神神秘秘的走了过来。
“怎么了?有事?”
唐晶笑,她好久都没见过罗子君这幅模样,上一次见还是大学的时候。
“这个!这个是你的吧!”
“是我的,你打哪儿找来的。”
唐晶看了看茶桌上的箱子,放下手中的书,点点笑意蔓上了眉梢。
“里面是什么啊?还上了锁,莫不是哪个男生给你的情书?”
罗子君挑眉,整个人都靠在唐晶身上。
“没错。”
“还真是!”
罗子君忽悠一下从唐晶身上弹开,她直起身子满脸的难以置信,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点忧伤。
傻子!唐晶心里偷笑。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锁坏了,一拉就能打开。”
唐晶把箱子往罗子君面前推了推,一本正经。
“不看!给你的情书我看算怎么回事……”
“看看!看看吧。”
“不看....”
“不看我可收起来了?”
“好了呀好了呀!谁说不看的!”
罗子君从唐晶怀里抢过箱子,轻轻的拉了一下锁头,咯噔一声,锁开了。

箱子没装满,有几本小相册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小东西。
“诶!这个,这个不是我坏掉的手表吗?”
大二的时候罗子君图好看,在校外商业街买了块手表,可惜手表好看不好用,用了没几天就不跳数字了。罗子君看着心烦就丢掉了,没想到今天竟在唐晶这儿看到了。
“还有这写!这些我送的吉他弦还留着呢!”
大三有段时间唐晶迷上了弹吉他,锃锃锃,琴弦波动,迷倒男女无数。
但唐晶极少在外人面前弹,对着罗子君倒是一首接一首的弹个没完。罗子君也喜欢听,只要出去玩一看见琴行就进去给唐晶买吉他弦。
“这些吉他弦你都没用呀!”
“这个印章不是大一的时候咱俩去刻的吗?”
“还有这个枫叶,不是咱们一起去香山的时候摘的,你用蜡封上了,这么些年了连颜色都没变。”
罗子君一直在絮絮叨叨的念,唐晶就温柔的看着她,也不讲话。
“你的这几本相册很有年代感的!我和你说。”
“这照片.......”
罗子君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她一页一页的翻着相册,眼底泛起了点点水光。
“你拍了那么多的我,用了那么多胶卷,如今这拍照技术怎么还没有提高啊……”
罗子君看完了所有的相册,偷偷的抹了抹眼角。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唐晶揽过罗子君的肩“反正我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去练习...”

四、新年

年三十,罗子君好不容易有时间睡个懒觉。这一觉睡的极沉,等睁开眼时已经日上三竿了。
她习惯性的去摸身侧,却扑了个空。她方想起身去看看,唐晶就推门进来了。
唐晶今天穿了身红色的针织毛衣显得她的肤色愈发的白。
“把这个换上,姥姥织的,咱们俩一人一件。”
罗子君接过唐晶递来的红色毛衫,展开发现和唐晶是同款。
“我早和姥姥说好了今年过年我不回去了,要和我最好的女朋友一起过。姥姥听了非要给咱俩一人织一件红毛衣,说是三十这天穿讨个吉祥。”
唐晶是北方人,老家在北方的一个小城。还在元旦的时候,唐晶本想叫着罗子君和自己一起回家过年。
薛甄珠去世了,子群过年得回婆家。而罗子君虽然和陈俊生离了婚,可平儿到底还是姓陈,过年没有不回奶奶家的道理。于是就剩下罗子君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
可唐晶转念一想又觉得一大家子人热热闹闹的气氛难免叫罗子君触景伤情。思来想去给家里打了电话告诉家人今年过年就不回去了。
唐晶外婆知道了就张罗着给两个孩子织过年穿的毛衫,紧赶慢赶终于在快递停运前把毛衫和家里自制的吃食一并给唐晶她们邮了过来。
“这衣服真好看!姥姥的手也太巧了吧!”
罗子君换上毛衫,站在落地镜前照了又照。
“这话你一会儿你打电话亲自对她说,老太太听了一定开心的不得了。”
唐晶姥姥今年八十多了,没病没灾身体硬朗,有些时候吃过晚饭还能跟着大爷大妈们到广场上跳跳舞。平日里没事的时候养养花喝喝茶听听小曲儿打打毛衣,除了有点耳背完全瞧不出是八十几岁的人。
“姥姥啊,最爱听人夸她手巧了。”
唐晶绕到罗子君身后,环住了罗子君纤细的腰。
“就像我也爱听你夸夸我。”
唐晶下巴抵在罗子君肩头,她眯了眯眼嘴角轻轻蹭过了罗子君的耳廓。唐晶总觉得罗子君身上有种旁人身上没有的淡淡的香气。大学的时候她以为是罗子君用的沐浴露的香味,可等到现在她们住在一起,用同样的洗发水同样的沐浴露连香水有些时候都喷同款,唐晶才发现这香味就是罗子君自带的。
“好好好,我们密斯唐手心灵手巧的,做的蘑菇汤啊是全世界最好吃的蘑菇汤。”
“再夸我两句...”
唐晶勾起嘴角眉眼含笑。
“好了呀好了呀,快别腻歪了。春联贴了没呢,我要去准备年夜饭了,不然啊等吃到嘴里,三十就都过去了。”
“吃什么?有没有我能帮得上手的?我给你打下手。”
唐晶粘着罗子君从卧房里出来。
“两个人能吃多少东西?你赶快到沙发上歇歇好,平日里那么忙,这阵子都瘦了一大圈。我可不用你帮我,你能照顾好自己我就谢天谢地了!”
罗子君边说边给鸭开背脊,麻利的抽出气管和食管,挖去了内脏,剪去了鸭脚。
唐晶被罗子君一气呵成的动作震惊。
“一年当中好不容易有个整天的时间单属于我们两个,我才不要休息,我要和你一起做。”
“那你去把我泡在盆子里的糯米捞出来放蒸锅里蒸上。”
“好咧!”
趁着唐晶蒸饭的功夫,罗子君已经把栗子、火腿、冬笋、鸡肫、鸡肉连带着泡发了的干贝香菇切成小丁。等着唐晶的糯米饭出锅就可以把它们一起填进鸭肚里,裹上玻璃纸在锅上一蒸,出笼的时候浇上原卤调制的虾仁和青豆。单是闻闻味道,眉毛就能鲜掉了。
“唐晶,你蒸上饭把那个马蹄去皮切一切哦,切的碎一点,等我回来包蛋饺用。我下楼去扔个垃圾,现在不扔近几天都不能扔的。”
“放心吧~”
罗子君扔完垃圾回来,两个人又围着流理台里里外外的忙活着,这一忙就忙到了晚上六点多快七点了。
天早就黑了,唐晶透过窗外看见小区里别的住户家里亮起的红灯笼,恍然想起了什么,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上的水珠转身进了贮藏室。
“你瞧瞧我这记性!这灯笼还是我几天下班后买的,想着要今天挂起来,想着想着就忘了。”
“现在挂也不晚啊!”
罗子君接过唐晶递来的灯笼,小心翼翼的架在了露台的花架上。
屋子里暖气开的足,一拉开拉门冷风灌了进来,罗子君被吹的一个激灵也不恼。
她无言的看着亮起的万家灯火,内心一片柔软。在这一刻她猛然发觉自己住的这个房子不再是房子,而是可以称它为家。
“子君!干嘛呢?外面冷快回来!我们开饭了。”
全家福、蒸鲈鱼、凉拌海蜇皮外加上八宝鸭,和平常的菜色并无太大差别。可此时两人坐在一起吃着桌子上的菜却又是另一番滋味。
“唐晶。”罗子君给自己和唐晶各倒了一小盅桂花酒“谢谢你,谢谢你愿意留下来陪我。”
“你可别多想,我才不想陪着你呢!”唐晶笑“是我自己懒不爱折腾,再说了还有我哥他们呢,少我一个又不算少的。”
两人碰了个杯,又说说笑笑的吃起来。
吃过饭,唐晶催罗子君快去给平儿打个电话。电话里她听见平儿奶声奶气的祝妈妈和干妈新年快乐,又背书似的给罗子君报年夜饭的菜名。她倚着门框听了一会儿,想着平儿一板一眼的样子觉得眼角都笑出了细纹。唐晶晃了晃脑袋,转身去了卫生间给家里拨了电话。
唐晶电话打完的时候,罗子君还没有讲完。唐晶听着罗子君那老妈子似的语气估计应该是和子群在通电话。
唐晶靠在门边听罗子君讲电话,子君的声音很好听,软软糯糯的,尾音又稍稍有点上扬,听在耳里说不出的舒服。
等罗子君讲完电话回过头,恰看到唐晶正靠在门边。唐晶头顶那盏球形的灯在唐晶脸上洇开一个小小的光晕,而她的唐晶正用她从未见过的最温柔的目光在默默的注视着她。

五、生辰

夏日的天总是亮的特别的早。
不到五点唐晶就起来了,她看了看身旁熟睡的罗子君蹑手蹑脚的走出了卧房。
今天是罗子君的生日,她打算亲手给子君煮碗寿面吃。
倒水,揉面。醒好的面揉成团后擀成大而薄的面皮,在面皮上撒些薄面,再把面皮一圈圈卷起,接下来考验的就是刀功了。
唐晶一下一下仔仔细细的切着,似乎连呼吸都不敢大声。她怕自己一不小心,面切宽了,就切不出龙须面的感觉来了。
不算大的一张面皮,唐晶足足切了半个小时。切完面她用从砂锅里倒出了鸡汤,鸡汤是昨儿晚上她等罗子君睡了之后熬的,因隔的时间短,汤还是温的。
唐晶把早先备好的鸡胸肉撕成细丝,连同青菜和泡发了的香菇干贝一起丢进鸡汤中,再下进去自己切好的寿面。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一口小锅看,生怕一不小心面条就粘成了一坨。
唐晶并不擅长中餐,她平日里吃速食吃惯了,偶尔有时间了就自己煎煎牛排喝喝红酒,家中中餐这个事多数时候都是教给子君的。
为了给罗子君煮好这碗寿面,唐晶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准备。这期间不知用了多少袋面费了多少的功夫才把这面揉的恰到好处切的又细又长。也不知道究竟牺牲了多少只鸡的大腿才熬出滋味鲜美,香而不腻的鸡汤来。
最开始她煮面的时候,因为不得要领,面总是粘成一团。通常情况下都是她背着罗子君表情纠结而痛苦的吃下自己煮的面,在痛苦几次后她突然茅塞顿开,煮的面再没粘在一起过,总是劲道爽滑软硬适中。
但是今天要正正经经的给罗子君煮面了,平日里和乙方谈条件面不改色心不慌的唐晶在此刻却没由来的紧张。
流理台旁的身影在紧张的忙碌着,房间里渐渐弥漫起浓郁的香。

罗子君一起床就嗅到了浓烈的鸡汤香气。她顺着香味走进餐厅看见唐晶正端着碗热气腾腾的面往餐桌上放。
“起来啦!”
唐晶听见脚步声抬头看。
“诶!先不要讲话!站在那里别动!”
罗子君刚睡醒整个人还有些懵,唐晶说什么她就迷迷糊糊的跟着做什么,思维不受控制,动作全屏本能。
“来!让我来给你滚运气!”
唐晶从煮锅里捞出两枚红皮的鸡蛋,蹲在地上从脚边开始给罗子君“滚运气”。
鸡蛋的温度一点点传递,鸡蛋滚在身上暖暖的也痒痒的。罗子君觉得那点暖意顺着她的皮肤一路向上最后都聚集在了她的心口处,她的一颗心热的发胀。
“我们老家啊有个说法,过生日这天是要用红皮鸡蛋滚运气的。这一滚,一年里所有的霉运所有的烦心事就都滚蛋了,余下的全是好运。”
“子君,生日快乐!”
唐晶仰起脸,目光澄澈真挚。
“好啦!别愣着了。”
唐晶拉起罗子君的手带着她坐到餐桌前。
“快来尝尝我煮的面味道怎么样?”

晨光细腻的铺散进屋内,一看便知这又是一个晴天。

六、乞巧节

七夕七夕,牛郎织女会佳期。
七夕一早的时候,唐晶和罗子君就商量在这样一个传统的节日里无论多忙在晚上都要找个时间好好的吃个饭看个电影。
然而天不遂人愿。
正赶上罗子君她们公司夏季新品发布会,整整一天罗子君都忙的脚不沾地连吃午饭的时间都没有,晚上又被临时要求加班。好好的计划全都泡了汤。
而唐晶的情况更甚。她从早上到公司就开始开会,中午吃了个简便的饭就又开始了下午的会议,等会议结束了天都黑了。
开完会唐晶看了看手机发现有一个罗子君的留言,罗子君在留言里满是歉意的讲:亲爱的对不起,今晚我们可能看不上电影了,我还在加班。但我会努力尽早结束,你先吃些东西垫垫肚子。等我下班了我们好去吃宵夜,说好了要回学校小吃街喝馄饨的。
唐晶听着留言神态不自觉的放松下来,她揉着眉心脸上挂着盈盈的笑。
她和罗子君都快四十岁了,年龄加起来都要赶上她外婆年纪大。到了四十这个年纪,对很多事情看的就比较淡了。
年纪小的时候渴望轰轰烈烈荡气回肠的爱情,相爱的两个人非要历经一波又一波的百转千回才觉得爱的坦坦荡荡才觉得这才叫爱情。随着年龄一点点大了才明白平平淡淡才是真颇有几分玄学的味道,平平淡淡细水长流才是最珍贵的,千金不换。
唐晶觉得宵夜吃什么去哪里吃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同吃宵夜的那个人。她就是想借着七夕这个由头好好的和罗子君吃个宵夜,好好的体会最真实最平凡的幸福。
“不着急,你忙你的,等忙完我们再去吃。”
唐晶飞快的敲着键盘,心情也跟着明快起来。

罗子君忙完手头的工作一摸手机才发现已经十点多了。
糟了糟了,小吃街这个时间应该关了,唐晶也不知等了多长时间。
罗子君心里急小跑着进了电梯,等出了大厦门,因为跑的急还不小心崴了一下,险些摔倒。
“子君!不着急!你慢点!”
唐晶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你晚上吃饭没有?等急了吧?都怪我都怪我、这个时间馄饨应该喝不上了。家里应该还有虾仁和鲜肉,我们回去自己包。”
罗子君急忙忙的拉着唐晶就要走。
“子君...”
“啊?”
“别着急,不一定非要喝馄饨的。我打包了别的东西,我们一会儿回家吃。这个给你。”
唐晶抬抬下巴,变戏法似的从身后变出朵玫瑰。
“餐厅门前遇上卖花的小朋友就随手买的。”
“哈哈哈哈哈哈唐晶,这么多年过去了你送花还是送一朵啊!”

她们大四那年,罗子君实习唐金整日泡在图书馆里备考。也是七夕这天,恰赶上罗子君发工资,罗子君就把唐晶叫出来决定两个人去吃一顿大餐。也是在餐厅门前她们遇到了个卖花的小姑娘。小姑娘看样子也就五岁,一张小脸粉嫩嫩的像个洋娃娃。
小姑娘看见她们俩个提着篮子忙不迭的跑了过来拽着唐晶的衣襟就说大姐姐买枝花吧!
罗子君方要摸摸小姑娘的头告诉她要卖给一个大哥哥和一个大姐姐那样的组合才卖得出去,就看见唐晶爽快的掏了钱包。
“这个给你。”
唐晶付完钱转身把玫瑰送给了罗子君。

记忆和现实相重叠,罗子君眉眼弯弯笑弯了腰。
“可是这么多年来,我只送过两次玫瑰啊!”
唐晶反握住罗子君的手,两个人的身体一点点贴近。
“我的玫瑰不轻易送出的。”
唐晶又向前靠了靠,两个人离的那样近,几乎鼻尖挨着鼻尖。
“你收了可不能反悔了。”
“不反悔,这辈子都不反悔....”
一个轻柔的吻落了下来。

“唐晶,我爱你。”
“我也爱你。”



————————完———————

























评论 ( 9 )
热度 ( 45 )

© 四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