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囍

驰隙流年,恍如一瞬星霜换。
双白(IEI)/百合/随笔

清平乐【唐晶&罗子君】


陪着母上看了几集《我的前半生》,剧情传达出的一些观念实在是不敢苟同,倒是被唐晶和罗子君间相处的模式迷的七荤八素。腐眼看人姬,于是就有了cp脑之下的产物。本文与剧情无关,ooc算我,私设如山,纯属自娱自乐。

清平乐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白居易《问刘十九》


罗子君把平儿送去了学校,转身去了农贸市场。
她刚出了半个月的公差回来,公司给了她两天的休息时间。难得带薪休假的日子,罗子君细细的感受着冬日里的阳光,觉得迎面吹来的风都温柔了不少。
农贸市场总是热热闹闹的,罗子君穿梭于各个摊位前买了些鲜虾和新鲜的果蔬,等提着袋子走到市场出口的时候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看了看手中的袋子,转身折了回去。
前些天她还在北京的时候,唐晶打来电话说想念她煲的汤。电话里唐晶一边笑着一边用带点撒娇意味的语气问她什么时候回来,自己都要想死她了。
罗子君当时整理数据整理的焦头烂额饿,听到唐晶略带委屈的声音,心瞬间软了大半。
要说唐晶其人,在整个辰星谁不知晓她的赫赫大名。才情极高的冰山美人,行事认真严谨雷厉风行,很多时候乙方的男合作伙伴都要自叹不如。待人接物有着自己的一套原则和底线,总是礼貌而疏离,有些时候甚至可以说礼貌到冷漠。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样的唐晶不知有多少人对她迷恋而神往。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每当有男士向她频频示好的时候,她都会露出左手无名指上那枚素戒,笑着说声抱歉。
思及如此,笑意一点点蔓上了罗子君的眼角眉梢。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无名指上那枚和唐晶同款的素戒,两朵红云瞬间爬上了脸颊,她觉得自己仿佛喝醉了般,连心都是飘的。
“小姑娘什么事笑的这么开心的呀?”
“没什么事的阿姨,麻烦您挑只新鲜的鸭子给我,我爱人想喝汤,我回去煲给她喝。”

买完东西回家,罗子君把刚刚处理好的鸭子切块洗净,冷水下锅,焯掉血沫和腥味,又加了几味调料添了清水,开着小火慢慢的煲着汤。
正洗菜的功夫,电话响了。罗子君看了眼来显,湿着手在围裙上蹭了蹭,接了电话。
“子君呀,平儿今晚你不用去接他了呀。你好不容易休假的,平儿今晚过来和我住,你好好休息的哦。”
“好的,妈,我知道了。你早点去接平儿,别错过了放学时间。”
“哎呀,不会的不会的。子君你先别挂电话,妈还有事问你的。”
“子君啊,妈妈问你,你和唐晶就这样了?”
罗子君拿着电话的手一滑,手机险些掉到地上。她又在围裙上蹭了蹭手心里的水珠,方才开口。
“嗯,就这样了。”
“哎呀!你说说你!算啦算啦不管了啦!挂了。”
“嗯。”

放下电话,罗子君把自己丢在沙发里,有片刻的凝神。

她和唐晶是大学里的同学。要说自己和唐晶是怎么熟识起来的,还都要源于校外小吃街那一碗馄饨。
那时候她刚上大一,还是个不用担心吃多了会发胖的小姑娘。有天晚上下了晚课,她打算到校外的小吃街去喝馄饨。其实并不饿,只是觉得睡觉前总得吃点东西才踏实。舍友怕胖,都不随着她去,她只好自己去喝。
心满意足的喝了一小碗,付账的时候一摸口袋才发现钱包不在,仔细回想才想起自己中午换了衣服忘了把钱包拿出来。那个时候还没有微信支付宝付账,她又不好大晚上的叫室友过来给她送钱包。无措的站了一会儿刚想厚着脸皮和老板说一下先赊着账自己明天就把钱送过来的时候,就听到了一把好听的嗓音。
“老板,我俩的一起结了。”
罗子君想着是谁这么好心,一抬头发现是自己的同班同学唐晶。
两人虽是同学却几乎没有什么交集,罗子君对唐晶的全部印象都停留在她开学时的自我介绍。
开学时,小班叫大家轮着上台去自我介绍。别的同学都说些见到大家很高兴今后请多多指教什么的唯独到了唐晶,堪堪说了句“大家好我是唐晶”就下了台,言简意赅没给大家留出反应的时间。因此,唐晶也就给大家留下了一个不好接近的高冷印象。
“真是太谢谢你了,我没带钱,等回了宿舍,我就把钱给你。”
罗子君笑,脸上露出了半是感谢半是羞怯的神色。
“没事,算我请的。等哪天有机会你再回请我。”
就是这么一碗馄饨叫两个人慢慢熟络起来。渐渐的罗子君发现,唐晶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高冷。唐晶会因一本小说而感动到落泪会讲各式各样的冷笑话也会在休息日的时候拉着她去扫街。
像所有的关系亲密的女孩子一样,她们整天混在一起,同出同入形影不离。更有些时候唐晶还会抱着枕头来她的寝室睡觉,两个人争一床被子,争着争着被子就掉到地上。她的舍友总是打趣她们两个在一起算了,好为其他人多留几个男生。
每当这个时候唐晶就会一把搂过她,说着我俩其实早就在一起了,说完就要作势亲过去。
在罗子君的整个大学时代,唐晶是她最亲密的朋友。
等到后来大学毕业了,唐晶读研。她嫁给了自己也是旁人眼中的完美爱情———陈俊生,开始过起了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阔太太生活。
那时候陷入小女人甜蜜生活中的罗子君不曾想到,那个说会爱她一辈子的陈俊生有一天会背叛她,会背着她找了另外一个女人。
等到背叛真正来临的那一刻,愤怒不甘慌乱难以置信千百种滋味在一瞬间涌上心头,这些滋味叫罗子君乱了方寸。在与陈俊生打离婚官司的那段日子里,妹妹嘲讽母亲指责,唯独唐晶一直挡在她的前面为她出谋划策替她遮风挡雨。在她最无助最艰难近乎走投无路的时刻,是唐晶说我养着你,是唐晶每天下了班后还拎着大堆的吃食来到陈俊生补偿给她的老房子里看着她吃饭,晚上和她挤在一张床上睡觉。
有天晚上,她们冲完澡躺在床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她靠在床头,唐晶半躺在她身侧。
“现在这种感觉真好,仿佛回到了大学的时候。”
唐晶坐直了身体,眼睛里闪烁出奕奕的光彩。
“那个时候,我总去你的宿舍找你睡觉,还总是抢你被子,去的次数多了你就嫌我烦,可哪一次你也没有赶我走。”
“子君……”
“嗯?”
“你要记得,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发生了什么,就算所有人都离开你,我也不会离开你。就像当年你不赶我走一样。”
“嗯...”
罗子君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她抬头飞快的扫了一眼唐晶,发现唐晶一直在温柔的注视着她。不知怎的,一颗心好像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耳朵也轰的一下烧红了。
罗子君听见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突然没由来的紧张,而这种紧张是她和陈俊生在恋爱时也不曾有过的。罗子君觉得,自己好像是回到了还在念中学的少女时代,回到了只要一碰见隔班那个班长就会紧张到脸红心跳的懵懂岁月。

水烧开了发出噗噗的声响,房间里渐渐弥漫起鲜美的香气。罗子君这才缓过神,从沙发上站起继续洗放在流理台上没洗完的青菜。


唐晶一回来就嗅到了屋了里飘荡的异常鲜美的香气。
“做了什么?这么香。”
唐晶脱掉外套,把手放进颈窝处暖了暖,绕到了罗子君身后。
罗子君正在掀砂锅的盖子,腾腾的热气一下铺散开,吹的两人睁不开眼。
“是老鸭粉丝汤!你前阵子不是说想喝汤嘛!今天有时间就做了。”
“我就知道你最好。”
唐晶向前凑了凑,她的鼻息喷洒在罗子君的脖项间,罗子君呼吸一滞,瞬间红了耳尖。
“哎呀!好了呀好了呀!可别贫了!快去洗洗手,等粉丝煮软了就可以开饭了。”
罗子君语气里多了几分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宠溺,她从瓷盆中抓起泡软的粉丝丢进砂锅里,笑着推开了唐晶。

八时一刻,老鸭粉丝汤正式端上了餐桌。客户送了唐晶一坛家乡的米酒,此时也被打开了,散发着盈盈的酒香。
天早就暗了下来,活跃了一天的城市又开启了另一番车水马龙的新景象。一抹暗橙的天光从未拉紧的帘子缝隙里倾落下来,看样子是要下雪了。
“子君,我觉得自己好幸福的。你看我前几天说想喝你煲的汤,今天就喝上了。”
唐晶笑,和平日里在职场上凌厉的气势不同,此时的唐晶完完全全的放松下来,眉眼间尽是柔和。
“你要喝的,我哪里敢不做!”
“我还记得我读研那段时光,日子是真苦。幸好你每周都去看我,日子才没那么艰难。那个时候啊,最叫我快乐的事情就是你来看我。我总觉得啊你做的饭可真好吃,怎么吃也吃不够的,要是能吃上一辈子,该有多好。”
罗子君鼻子一酸,久久不能言语。她想起了大学时唐晶说过的就算毕业她们也不要分开想起了自己离婚后唐晶对她说的亲爱的你还有我。她想起了她们相处的每一个细枝末节,原来在这些细微的小事中都深藏着她所不知道的爱意。
罗子君吸了吸鼻子,方才抬头。她一抬头就对上了唐晶含笑的眉眼。
“会吃一辈子的...”
罗子君也笑,抬手握住了唐晶纤瘦的手。





评论 ( 17 )
热度 ( 51 )

© 四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