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囍

驰隙流年,恍如一瞬星霜换。
双白(IEI)/百合/随笔

小别离【IEI 现代AU ooc】



06

(上)
马振桓电话打进来的时候易恩正灌下第四杯咖啡与产品分析报告作斗争,专属的铃声吓得易恩拿在手中的资料哗啦哗啦散落在地上。
“喂。”
易恩揉揉眼角,伸手去捡飘的四处都是的材料。
“............”
“马振桓?”
“............”
“马振桓你怎么了?说话啊!”
捡到一半的材料又被丢在了地上,易恩直起身,有点暴躁的敲了敲头。
马振桓还是没有开口,只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通过话筒传来。
易恩心里一沉,瞬间出了一身的冷汗。
“马振桓!!!“
“我外婆...去世了……”

易恩赶到马振桓住处的时候,天边透着微光。马振桓仰面躺在地毯上愣愣的睁着眼,看见易恩过来,扯出一个虚无飘渺的笑。
“马振桓...”
易恩坐下,叫马振桓枕在自己腿上。
“易恩...”
“我在。”
“易恩...”
“易...恩...”
马振桓一声叠一声的唤,易恩觉得自己薄料的棉布裤子被一点点的濡湿,被打湿的部分紧贴在他的皮肤上,灼伤般的痛。
马振桓无声的流泪,易恩什么也没讲,只是细细的摩挲着马振桓的耳廓,算是安慰。
易恩太了解马振桓和他外婆之间的感情,也正是因为了解,才连半点安慰的话都说不出口。

马振桓是他外婆带他的,马振桓的整个童年乃至少年时代都在外婆家渡过。马振桓的父母工作忙,小时候马振桓一年里和父母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而外婆却尽所能的弥补了他缺失的爱。
马振桓记得儿时的每一个黄昏外婆边在厨房里忙活边轻哼着歌谣,他趁外婆不注意,捞起桌上的食材就丢进嘴里,等到外婆回过头来看他,他就瞪大眼闭上嘴鼓着腮一下一下偷偷的嚼;记得无数个繁星闪烁的夜晚,他爬上竹藤椅靠在外婆身边,外婆轻摇起蒲扇,给他讲传奇神秘的民间故事;记得他犯错时,外婆故意板起面孔教导他;也记得他高中和爸妈一起生活后,每个寒暑假他回到外婆家,外婆总会欢天喜地的扎进厨房,于是一整个下午,房间里都有浓郁的饭菜香气在弥漫。
在马振桓眼中,外婆就像超人一般,总是无所不能,所有的难题在外婆手中都会迎刃而解,她是他的盖世英雄。马振桓从不敢去想如果有一天外婆会离开了会怎样,他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外婆把他锁在家里自己去了市场,他坐在小板凳上乖乖的看漫画书,可等到他把身边放着的漫画书都看完了外婆还是没有回来。他眼巴巴的看着墙上的挂钟,外婆出去快两个小时了,是不是遇到什么危险?是不是被坏人抓走了?他越等越急越想越害怕,最后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外婆离开家不过两个小时他都会担忧,那这一次呢?

“易恩...我特别的恨自己...特别恨...”
半晌,马振桓缓缓抬头,声音哑得不成样子。

今年二月的新年,马振桓因为工作的缘故没能回家过年。工作忙是真的,但也没忙到缺他不可的地步,公司还是很人性化的给了五天的假期,并给足了加班费。马振桓觉得这五天的时间回一次家实在折腾,时间都耽搁在路上,真正能舒舒坦坦呆在家的时间要金贵到以秒来计算。与其折腾来折腾去承受着高价路费,倒不如自己留在南城好好休息。
春节前妈妈打过电话希望他能去,他们一家三口要去外婆家吃一次年夜饭过一回新年。(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家庭习俗好像不同,我姥姥家就是年夜饭出嫁的女儿是不能回娘家吃的,得过了初三出嫁的女儿才能回家。于是文里我就借用了这个规矩。)
马振桓听了心里咯噔一下,想了想却还是说自己太忙了回不去。
他不是不知道那个时候,外婆的心脏问题愈发严重前年的时候动过一次大手术又住了两回院,身体状况早已不太乐观了。只是回家的话一来票又贵又难买,路远又折腾。二是他总是抱着侥幸的心理想,外婆一定会什么事长命百岁的,这个新年不能一起过还有下一个新年的。
他这样安慰自己,心安理得的独自一人在南城过了新年。

“我觉得自己特别不是人……为了自己舒服……连她最后一个新年都没能陪在她身边...”
马振桓抬手挡住眼睛,泪水从指缝流了下来。
易恩还是没有讲话,他听着马振桓一字一句的讲,蓦地轻轻的抱住了马振桓。
“马振桓,我们回家送送外婆吧。”

(下)
青山环绕绿水,浅碧深绿像是要从山间溢了出来,偶尔还会听见几声清脆的鸟叫。
自古以来老祖宗就讲求入土为安,马振桓外婆的骨灰运会老家下葬的那天,天气难得的晴好。
马振桓看着墓碑上挨在一起的外公外婆的名字,心颤了颤。
他外公有一米八七的身高,年轻时温柔俊朗,他外婆也有一米六八,是个娇俏好看的姑娘。两个人是邻居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到了年纪水到渠成的走到了一起,婚后生活依旧甜蜜如初,羡煞旁人。
马振桓还记得大概是他高二的暑假,有一天中午十二点多日头正烈的时候,外婆突然想吃苹果。其实冰箱里还有其它新鲜的水果,可惜外婆连看都不看一眼,一心想吃苹果,说天太热了,只有吃苹果才能下饭。
马振桓一边在心里笑真是个老小孩一边打算换鞋子出去买,结果被在厨房洗菜洗到一半闻声赶来的外公拦了下来。
“你不知道你姥姥喜欢吃什么样的!我去买!”
马振桓至今还记得当初外公对他说时脸上那个得意的表情。我的老伴儿只有我最了解,你们谁谁谁的都靠边站嘛!
还有一回,外婆定制了一身桃红色缎面暗纹的旗袍,一众儿女子孙都说这个色太艳了,年纪大穿这个色不大好。
外公在旁边听了一会儿急了。
“颜色是我选的!我说好看就好看!又不是穿给你们看的!”
小老头把小茶壶往茶桌上重重一顿,眉毛都歪了。
外公外婆之间有太多甜蜜的小细节,马振桓如今回想起来,这些情节仿佛还似发生在昨日。
可转眼间那些鲜活的故事就都褪了颜色,过往前尘变成一帧帧翻飞的画面随着熊熊燃烧的火焰灰飞烟灭。
咔嗒一声,匣子轻落。
就此往后,尘归尘土归土。

“易恩,你知道吗?开始接到外婆去世的消息,我特别难过。但现在,这种难受的感觉却小了很多。”
(易恩os:你在说啥!我不知道不知道!)
“我外公是在我高三那年去世的,我外公走后,外婆就一直不太开心。”
“外公活着的时候,一直把她当小姑娘一样的宠着。外婆爱吃栗子,他就自己炒给她吃。我们这些外孙外孙女什么的,谁都不许吃一颗,要吃自己买去!”
“我从前觉得外婆就是个老小孩,总爱耍赖撒娇。等外公不在了我才知道她的那些小性子唯独在面对外公时才有。”
“外公去世了,她就再也没吃过糖炒栗子。”
“如今,他们应该是已经相见了吧。等到冬天的时候,外公又可以炒栗子给她吃了。”
马振桓虽然笑着,眼泪还是从眼角滚了下来落在手背上,摔成两瓣。

“马振桓......”
易恩缓了口气,哑着嗓子开口。
“外公外婆他们,一定会重逢的,一定。”

07

处理完外婆的丧事,马振桓和易恩便往回赶。
马振桓这次从南城回来是出公差,还有工作上的事宜需要他处理。而易恩也是向实习公司告了假就急匆匆的陪马振桓回了家。
飞机起飞没一会儿,马振桓就沉沉睡去。易恩向空姐要了个毯子,轻手轻脚的盖在了马振桓身上。
马振桓这几天都没有休息好,黑眼圈重的像涂了眼影,下巴上也冒出了淡青的胡茬。
易恩盯着那张就算憔悴也依旧好看的脸看了一会儿,拉下遮光板,闭眼假寐。

这次陪着马振桓回来,易恩抽了一天的时间回了趟家。易母近来胃口不错,身体比从前硬实许多,整个人都很有精气神儿。看到他回来,更是开心的不得了。笑逐颜开的拉着他去了市场,等回到家不足两个小时就乒乒乓乓做出一大桌子的菜。
“瘦了...”
饭桌上易母忙不迭的给易恩夹菜一脸心疼。
“多吃点!”
“诶!妈做的饭就是香!”
易恩大口的扒饭,两腮鼓了起来,像只花栗鼠。
“这孩子,真是的!慢点吃慢点吃!”
易妈妈倒了杯水给易恩,疼爱从眼角眉梢溜了出来,挡也挡不住。
“怎么突然回来了?是不是在外面受委屈了?”
“没有的事!想妈了,就回来了。”
易恩笑,饭粒儿粘在嘴角也不知道擦。
“你这臭孩子,我是你妈!要是没什么事你会大老远跑回来?遇到事了就和妈说,咱们一起想办法。”
“真没事,妈。”易恩顿了顿“马振桓外婆去世了,我陪他回来的,你别瞎担心。”
“唉......”易母长叹一声“好好的人说没就没了,前段时间我还在公园遇见了,身体瞧着可硬朗了,怎么说没就没了……”
“要说马振桓这孩子啊,可是有挺长一段时间没见着了。妈还记得你们高中那阵儿,那孩子看着瘦,没想到一顿能吃三碗。”
“你们前段时间是不是闹矛盾了啊?妈记得你有好长一阵子没和他联系了,过年连个短信都没发。你俩大学时还整天粘一起,放假了一天一个视频呢。”
“都哪辈子的事了,您还记着?”易恩苦笑。
“你的事我都记着!马振桓这孩子多好,斯斯文文干干净净的,还懂礼貌。你俩要是有什么矛盾就摊开说,说完就好了。”
“我和他,没什么矛盾,挺好的。”
易恩垂下眼,目光暗了暗。
他和马振桓之间没有矛盾是真的,挺好的却是假的。易恩想,不管怎样他和马振桓可能都无法回到从前那样亲密了,有些平衡一旦打破,现状就难以维系,严重一点整个体系都会分崩离析。是他先踏出那条安全界限的,怨不得别人。更何况,他和马振桓的那点事根本无法摊开来说。本来就错了,说出来只会错上加错,他不想让自己和马振桓的关系陷入更尴尬的境地,他没有这个勇气。(作者:易恩恩你这种想法很危险呐!你可一点错都没有啊喂!)
“儿子,你还没谈过恋爱,没处过女朋友吧。”
“没,没啊……”
易恩一愣,半天没反应过来他妈怎么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一句。
“有喜欢的人?”
“没...没有!这个真没有!!!”易恩结结巴巴慌里慌张。
“有喜欢的人,就去追啊!人活一世不容易,有些事现在不做会是一辈子的遗憾。”
“妈以前总说希望你以后能过平凡正常的日子,不要活的太辛苦。后来妈生病了又看见周围其他的人才可算想明白,什么叫正常的日子?什么又叫活的不辛苦?只要开心了痛快了就是正常日子。你要是活成了旁人眼里的三好家庭,自己却不快乐,那这辈子活的该有多辛苦。到时候更会委屈了和你结婚的姑娘。”
“妈年纪大了,对你也没什么大要求,只希望你一能健康二能快乐。至于其它的,儿孙自有儿孙福,就随缘吧。”
“妈...”易恩颤着声,红了眼圈。
“我的傻儿子诶,你要记得,无论未来发生了什么,你成为了什么样子,妈永远都是你妈。”

想到这儿,易恩鼻子酸了酸,右手的食指也被指甲划出了道印子。
他以为自己瞒的很好,以为妈妈不会知道。却忘了知子莫若母,母子连心。他不晓得当母亲猜测出自己喜欢马振桓时是个什么样的心情,他也不晓得母亲是做了多久的思想斗争才说出那番话来。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妈妈有时是个甚至传统到古板的人。为人子女,还未能尽到孝道,却给他们添了那么多麻烦。
易恩眼皮动了动,滚热的泪顺着面颊落下,隐匿在发中。

下飞机的时候,马振气色看起来不错,他睡了一路,精神了不少。
“易恩,这几天谢谢你了,等忙完公司的事,找机会我们一起吃饭。”
“马振桓...”
我们之间是不需要说感谢的。
“怎么了?想拒接我?”
“不,不是.......”
“不是就好,我先走了,刚才领导打电话催我快点过去。”
“马,马振桓!”
“有事?”马振桓笑。
“没...没事......”
“没事我走了。”
马振桓习惯性的抬手想揉揉易恩的头毛,最后却落到了肩头。
“你自己注意安全,到家发消息给我。”
马振桓说罢,拦下了街边的出租车。
“马振桓!”眼见着马振桓要走,易恩慌张开口。
“我没打算和那个女孩子在一起!”
马振桓开车门的手顿了顿,他猛然回头给了易恩一个笑,眸光闪亮,灿若星辰。

08

马振桓跑完业务,起程回了南城。
伟晋和宏正去机场送他,易恩有早会要参加,没能去机场送行。
马振桓看着伟晋和宏正站在闸口朝他挥手告别,一点微妙的情绪渐渐涌上心头。

宏正是他室友,伟晋是易恩室友,他们两个在一起已经五年有余。宏正沉稳,伟晋跳脱,两人性格天差地别。宏正嫌伟晋过于活泼,伟晋嫌宏正太过无趣,最开始的时候,两人互看不顺眼两看两相厌,几乎只要一见面就鸡飞狗跳的。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两人的关系竟一点一点有所改善,改善到最后就搞到了一起。大学毕业两人顺利向家里出了柜,又一起搞创业,日子甜蜜的没眼看。
宏正曾问过他到底喜不喜欢易恩,他当时没有回答。他并非不喜欢易恩,只是这世间的喜欢有很多种,他分不清自己的喜欢里究竟包含了哪种情绪,他也不想分清。
马振桓从小就被人夸奖识大体拎得清,知道什么事情是应该做的,什么事情是不应该做的。所以当时他笃定的认为,自己的分不清是最明智的选择。
他哪里会不知道易恩喜欢自己?所以他在自己认为的最安全的范围内心安理得的接受易恩对他的好。他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乐意去听那些有关他和易恩的玩笑,他喜欢看易恩听到那些玩笑后有些羞涩却开心的小表情,十足十的动人。
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
到了后来,随着易恩一点一点的逼近,马振桓发现最初的那条安全防线已不能为自己所掌控,他开始明白,他再也做不到分不清。
于是,他选择了逃避。
等到大学毕业的时候,他收到了偶然间投出自己简历的公司的offer。 他想,趁着这个机会,倒是可以把那些分得清放一放。
放过自己,也放过易恩。
可惜,从小就在对任何事情都非常有毅力的他,在这件事上却失败了。
他曾偷偷的跑去看易恩,远远的看着易恩抱着书和女同学一路走来有说有笑,从外貌到身高都那样般配。莫大的酸楚在他胸腔弥漫,他嫉妒的几乎发狂。
那一天他一改平日里的温文尔雅,直接醉倒在大街上,最后还是宏正把他拖了回去。
他醉了的时候胡乱的和宏正说着易恩有多好自己不能过没有易恩的生活,等醒了却好似失忆般,对前一晚的事只字不提。就连自己跑来看易恩的事都嘱咐黄伟晋不要和易恩说。
黄伟晋曾对马振桓颇有微词,黄伟晋觉得易恩爱他爱的太郁闷太辛苦,易恩喜欢他这么久,就算块石头也会被捂热,马振桓的冷漠叫黄伟晋心惊。
可后来黄伟晋听见马振桓醉酒时说的那些话,才明白辛苦的人不单单易恩一个。陷入爱情的人多少都有些可怜,而在爱情中更为清醒的那一个,所承受的痛苦会更多。
马振桓回到南城后在微信上试探易恩和那个女孩的关系,试探的结果叫他心凉了大半。嫉妒冲昏了他的头脑,他开始故意疏远易恩,有些时候他甚至有些恶毒的想,自己就是不想让易恩好过。只是这种不好过折磨了易恩,更折磨了他自己。
等到后来公司派他到这边跑业务的时候,他欣喜若狂,几乎是马不停蹄的赶来。

丁零,手机震动,一条信息跳了出来。
“马振桓,你高中时收拾东西就慢,到了现在登机也这么慢,可长点心吧!你快点走啊,一会儿赶不上飞机啦!”
马振桓猛的抬头,瞧见易恩正站在黄伟晋身旁遥遥的向他挥手。


“等我回来!!!”
登机前,马振桓发了条信息给易恩。

万米高空下,易恩捏着手机,咧开嘴,悄无声息的笑了。
自打初中和马振桓相识起算起,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一年。这十一年里他为马振桓哭过笑过,欣喜过悲伤过。他们一度经历离别,却又再次相遇。
他们已经走过了第一个十一年,而未来还有好多个十一年要一起走。
如果不出意外,他的前半生他的后半生,便都会与那三个字息息相关。
那三个字,是他听过的最好听的名字,是他读过的最难懂也最美好的一首诗。
这首诗虽然难懂,可好在,他有一生的时间可以来读他。


———————END———————



作者一如既往的碎碎念:其实这个故事的结局和我最开始的设定是不同的,最原本的结局我在构思的时候把自己虐到心力交瘁。但写到一半的时候,我突然就不忍心再按照原本的设定写下去了,纠结了很久,还是改了原来的思路,强行写了HE。现实已经那么残酷了,那现实中的不美好就让故事中最好的他们来变得美好吧。
关于题目:我觉得人的一生就是由无数个别离构成的。从最开始我们对同学朋友老师的别离,对过去自己的别离,对曾经爱过的人的别离,甚至到最后对生命的别离。别离总是充满感伤,其实有些时候换种思维方式,会觉得离别是结束但更是开始。生命也是因为历经了一次次别离才变得圆满,变得更加的精彩动人。而隐藏在别离背后被命名为成长的东西,更是能成为别离的真正意义所在。
念念叨叨说了一大堆废话,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表达啥。感恩看到这里的你们,爱你们,么么哒~























评论 ( 11 )
热度 ( 41 )

© 四囍 | Powered by LOFTER